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人引发的血案
女人引发的血案
 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
-
-  看到这一幕,司机老王也愣了一下,眉头一皱把车停在了边上。
-  看到他们的车停了过来,顿时正在争执的几个人的眼睛都看了过来,其中那个像是官员模样的人看到他们的车牌后,顿时就想转身离开,但是却被另一边的人给堵住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你来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在大街上聚众闹事啊。”
-  虎娃一下车,就不由分说的各大一个大板,背着手指着眼前的众人说道。
-  “这个,还是我来说吧,这位领导,其实事情是这样的,这个家伙,他想诬陷我,说我和他老婆好了,可是,我压根都不认识他老婆,我怎么可能和他老婆有关系啊,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那个官员模样的人看到虎娃从车上走了下来,立马就迎了上来看着他点头哈腰的笑着说道。-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眼睛一翻,看着他那好像吸大烟一样的瘦弱身板,不由轻轻摇了摇头。-
旁边的几个人看着他对虎娃这么尊敬,顿时都安静了下来,其中的一个人知道的挺多,看了一眼虎娃的车牌,惊讶的叫道:“这是县委的车牌,这个车是县委的车。”-
一句话,顿时几个人就炸锅了。
-  其中的一个人立马就指着那人对虎娃说道:“原来是县里的领导啊,怪不得这个王八犊子怕了,领导啊,你可要给我做主啊,我真的是看到他在我家里糟蹋我老婆,我老婆也已经招了,说就是他威逼利诱的把她给糟蹋了,反过头,我去派出所报案,可是派出所的人根本就不管,是了,我已经问过了,他是镇政府的一个科员,叫刘三娃,你可要好好管管这个事情啊。”-
听到这话,虎娃不由一愣,就在这个时候老王走了过来,一阵见血的说道:“我记得不错的话,大坪镇的镇长就叫刘大,你叫刘三娃,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啊。”-
“我,他,他是我哥。”
-  刘三娃听到人家知道这么多,顿时说话都有些结巴了,显然是有些心慌了。
-  “哼,我就知道,一直就听说刘大有个不争气的弟弟,原来就是你啊。”-
他说道,直接就看着旁边的那个年轻人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个事情交给我们了,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正公平的答复的。”
-  听到他的话,顿时那边的几个人就欢呼了。
-  “哎呀,你,你是什么人啊,难道你是县长啊。”-
顿时就有一个人问道。
-  老王赶紧摇摇头,说道:“不是不是,你们别乱猜,我不算是个官,我只是咱们县委书记的司机,这位,是咱们县委书记的秘书,都是能说得上话的人,即便是今天刘大在这里欺负你们,我相信咱们书记也一定能把他给撸了。”-
对于刘殿德的脾气,老王无疑是最清楚的,所以,此刻他说话非常的有底气。
-  “啊,你们一个小小的司机,一个小小的秘书,都敢说这种话,看来你们真是不想混了啊。”
-  听到老王的话,刘三娃顿时就嚣张了看着他冷哼道:“我可告诉你,你既然知道我哥是镇长,就应该知道,他可是个科长级的官,就你们两个,他一个指头都能把你们给摁死,吓死我了,还以为是县长来了呢,原来是两个小鬼。”
-  听到这话,老王顿时就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这个家伙简直是一点都不懂事,对于官场知道的还是太少了。-
“信不信,如果你哥听到你这番话的话,怕是恨不得一巴掌把你给捏死。”
-  虎娃也笑了,指着他就说道:“算了,你如果就这个水平的话,我和你说话都是浪费时间,我还是直接去找你刘大,看他究竟管不管这个事情,如果他不管的话,他这个镇长也就干到头了。”
-  虎娃说着,冷哼了一下,就准备转身走。-
“先别着急,先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说。”
-  这个时候,木风从后面走了过来,先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看着虎娃说道。-
“弄啥啊,不弄,按照流程这些事情不属于我管,是派出所的事情,我倒是也要去看看,派出所的人是为啥这么牛气。”-
虎娃说着,就冲着眼前的人喊道:“你们,谁要报案,跟着我走,尽管放心,别说是他一个镇长了,就算是镇长加上派出所所长,我也能把他们给弄下台去。”-
听到他这么自信的话,顿时,原本已经没信心的年轻人顿时就点了点头。-
刘三娃见到威胁没用,顿时转身就想跑,但是却被旁边的人给拉住了。-
“别想跑,走,去派出所去。”
-  到了派出所,刘三娃顿时就冲着里面的警察喊道:“警察,赶紧救我,这些人想要杀我啊。”-
听到他的话,顿时就有两个年轻的警察走了过来。
-  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紧张的神情,看了一眼虎娃和老王,还有木风,眉头一皱,然后才看向揪着刘三娃的年轻人说道:“我不是都说了,让你们不要来了,你们这种事情,还是私了了比较好,如果真的私了不了的话,那就去县里告,到这里,我们真的很不好解决啊。”
-  “怎么个不好解决的法子,我倒是想洗耳恭听啊。”-
他的话音刚落虎娃就上前一步看着他好笑的说道:“你一个小小的警员,人民前来报案,你还没问清楚事情,就这样大放厥词,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  听到他的话,年轻警察顿时就有些恼了。
-  “你倒是个什么东西,竟然在这里指手画脚的,我告诉你,这个案子我说不接就是不接,谁来了都没用,走吧走吧,赶紧走,别在这里待了,再待的话,我可要撵人了啊。”-
他顿时就有些毛了。
-  “好啊,看来我这几天真的是长见识了。”
-  老王顿时就说话了。算了,你反正也做不了主,去把胡龙给我叫出来,就说县里的老王来看看老朋友。“
-  听到他的话,顿时年轻警察才感觉有些不对头,看了看身边的警察。
-  “你究竟是什么人。”-
他立马看着老王问道。-
他早就已经看出来这几个人不像是一般人,但是也没太在意,听到老王的话,这才警惕了起来。-
“你去告诉胡龙,胡龙知道的。”-
老王摆摆手,不肯多说什么。我只是想看看今天这个事情究竟有没有人管而已。“-
这个时候,刘三娃再次叫了起来。-
“不要去,他们两个,一个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刚刚说话的是县委书记的司机。”
-  本来,年轻警察还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去,但是听到他的这句话,顿时就眼睛一瞪,急忙就往后面跑去。
-  “你可是把我给害死了。”
-  他一边跑,一边说道。-
“两位,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你们放心,我们所长一会就来了。”
-  另一个年轻警察立马说道。
-  虎娃顿时冷哼一下,说道:“现在可以让我们进去坐会吗。”
-  “可以,当然可以,来人,赶紧来人,把这个刘三娃给我先抓起来,防止他逃跑了。”
-  他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后面喊人。-
听到他的声音,顿时就从后面窜过来了两个民警,看到刘三娃,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到年轻警察那一脸焦急的脸,立马就毫不犹豫的过去把刘三娃给抓了起来。
-  “你们干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司机,一个小小的秘书,你们怕什么啊,出了事情有我哥哥在啊。”
-  刘三娃被民警给抓住了,还在吼叫。-
听到这话,李峰简直都想一巴掌把他给抽死。
-  “你他妈的能不能闭嘴啊,你哥哥迟早被你给害死,赶紧把他给我关到拘留室里面去,别让他说话了。”-
他急忙看着两个民警喊道。
-  他可不是刘三娃这个白痴,知道眼前的两个人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实权,但是实际上却好比是钦差一样,权利大的很。-
“实在对不住啊,这个家伙,他有神经病,三位要不先去我们会客厅坐一会吧。”
-  看到刘三娃被抓走了,他立马赶紧看着虎娃和老王说道。-
对于那个不知道身份的年轻人,他也不敢得罪,急忙给人家让路。-
“哼,狗仗人势的东西。”-
虎娃冷哼了一下,还没走,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后面走了过来。-
“哎呀,老王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
-  中年人第一眼先看到老王,顿时就冲他笑道。-
老王却只是冲他摆了摆手,说道:“我还在想我的面子到底够不够,能不能请得动你这个大所长,噢,是了,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刘虎娃,你应该知道他的。”-
来人正是大坪镇派出所的所长胡龙。-
听到老王的话,他顿时惊了一下,然后才看向了虎娃。-
“你好啊,一直都听说你的大名,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年轻啊,真是年少英才啊,来来来,都别在这里站了,到里面去。”
-  他立马就看着虎娃笑着说道。-
虎娃却冷哼了一下,看着他摆摆手说道:“我可不敢,你的人刚刚说了,要撵我走,我可不敢继续待了,我想我还是走吧。”
-  他说着,就转身准备走。-
他就是这样的人,人敬他一尺,他就敬人一丈,可是如果人不敬他的话,他也绝对不会给人面子。-
“别,别啊。”
-  看到他要走,胡龙顿时就急了,急忙看着边上的人吼道:“他妈的刚刚是谁吃了豹子胆了,竟然敢撵刘大秘书走。”
-  他是真的着急了,听到他的话,边上的李峰顿时就站出来说道:“所长,是我的错,我不认识刘秘书,以为他是来闹事的,所以就,我错了,你罚我吧。”-
“你呀,你可是把我给害死了,你不认识人,难道就不能问啊。”
-  胡龙看到他站了出来,顿时就指着他厚道。立马到后面自己关自己禁闭去。“-
李峰立马就敬了个礼,然后看着虎娃说了一句:“十分抱歉,刘秘书,我真的不认识你,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说那种混账话的。”-
说完,就往后面跑步走了。
-  看着他们自导自演苦肉系,虎娃顿时就笑了,还没说话,老王就说话了。
-  “哼,胡龙,看来你现在很牛气啊,那好,虎娃,走,既然人家不喜欢我们,我们就回县里吧。”
-  他说着,冲着背后的几个面面相觑的年轻人说道:“你们立马回去,带上受害者,跟着我一起去县里,放心,我保证,一定会有人给你们做主的。”
-  他说着,也转身准备走。
-  他也是老油条了,怎么看不出来胡龙这是根本不把他们两个放在眼里。-
“老王,你这是要和我较真啊,值得吗。”
-  胡龙听到他的话,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个事情你知道我不好做的,我们都各让一步,行吗。“-
老王却丝毫不理他,只是看着虎娃和旁边的几个人说道:“走吧,虎娃,我们走,你们赶紧去准备一下,跟着我去县里。”
-  “老王,你究竟想要怎么样,难道非要逼我吗。”-
胡龙顿时就急了,冲着他吼道。-
“怎么,你还想打人啊,好啊,来吧,我绝对不还手,我到是要看看,你敢不敢在派出所里把我这个县委书记秘书给打死。”-
虎娃立马就冲着他吼道。-
老王也看着他说道:“不是我在逼你,是你在逼我啊,我下来的时候,书记再三叮嘱,一定要我好好看看老百姓的生活,可是你现在,哎,是你在为难我啊,难道你不知道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道理啊,再说了,一个小小的刘三娃,他算个屁。”-
说着,他又准备走。-
胡龙一愣,顿时听出了一些味道,急忙迎上去,凑在他耳边轻轻的问道:“你是说,书记准备大力整顿下面了?”
-  “是有这个意思。”
-  老王顿时神秘的说道。-
胡龙顿时就愣住了,眉头一皱,想了想,然后冲着背后挥了挥手,说道;“你们,立马把这几个人带去做笔录,一定要好好的审查这个案件,要秉公办理,不要在意任何人的身份,一定要给老百姓一个合理的交代才行。”-
看着他忽然转性了,不光是几个本来在闹腾的年轻人,就连他背后的民警都愣住了。-
不过他们楞归楞,领导吩咐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很快就把几个人带去做笔录了。-
“王哥,刚刚是兄弟我糊涂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啊,要不,晚上我摆上一桌我们去吃点,我这镇上刚刚开了一家餐馆,饭的味道很不错,正好到饭点了,我请客,你看怎么样。”
-  他说道。-
老王顿时就点点头,虎娃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拉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
虽然说在职位上,虎娃是要比老王高,但是论官郴往的经验,他知道自己远远比不上老王,所以顿时就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  此刻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几个人在镇上找到一家味八仙的酒楼,点了一些菜,还没开始吃,就听到外面忽然吵了起来。-
“怎么回事,小王,你到外面看一下。”
-  胡龙立马就看着身边的一个随从说道。
-  他感觉自己今天简直倒霉死了。-
不一会,随从小王就回来了,气喘吁吁的看着他说道:“所长,外面打起来了,好像是因为两个男人在抢一个女人,不过我看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应该是个秀。”-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来了兴趣。-
“走,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能让两个男人大打出手,胡所长,看来我今天在你们镇上是注定要大开眼界啊。”
-  他说着,就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  顿时,胡龙和老王都跟了上去,木风当然也跟了上去。-
出了门,就看到两个中年男人正在楼道上抱着打成了一团,边上站着几个人在劝着,一个约么二十岁左右,打扮的十分妖娆的女人正靠在墙上呵呵的看着他们笑,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
-  顿时,虎娃就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应该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  不过这个女人的确有点资本,个子挺高,有一米七左右,还踩着高跟鞋,穿着超短的牛仔裙,上身是粉色的衬衫,衬衫的扣子扣的很低,虎娃离近了都能看到V字领里那一条白花花的肉缝。-
“哎,真是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啊。”-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往两个男人身边走了过去 .
--

-  “打够了没有。”
-  他站在两个男人的身边,语气淡然的问道。-
两个人依旧在死掐,理都不理他。-
顿时,他就恼了。
-  “靠,竟然敢忽略我的存在。”-
他说着,就一只手抓着一个人的衣领,竟然直接把两个男人离地提了起来,然后一把一个扔在一边,拍拍手,好像做了一件很无所谓的事情一样,脸不红,气不喘。-
“还想打是吧,好啊,来找我打,我正好现在很不爽。”
-  他看着两个男人目光冰冷的说道。-
看到他一系列行云流水一样的动作,顿时旁边原本一脸淡然神色的女孩的眼睛猛地就爆发出了精光,看着他的目光充满了好奇。
-  “雪儿,你是雪儿,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了,还在这里,我都差点认不出你。”-
就在这个时候,胡龙忽然看着女孩惊讶的说道:“你这是要把你爸妈给气死啊。”-
虎娃一愣,顿时就奇怪的看向他。-
“是这样的,她就是镇长刘大唯一的一个女儿刘雪,只是平时就很调皮,没想到今天竟然打扮成这个样子在这里,还让两个男人为他打了起来。”-
胡龙立马给虎娃解释道,然后冲着地上的两个男人吼道:“好啊,你们两个竟然敢公然调戏良家妇女,赶紧给我滚,不然的话,我立马让人把你抓进公安局。”
-  两个男人这个时候也听到了胡龙和虎娃的话,先是一愣,本来听到胡龙的话他们两个还想争执一下的,但是忽然听到边上人在喊道:“呀,这不是咱们派出所的胡所长吗。”
-  顿时,他们两个就蔫了,爬起来,悻悻的看了一眼胡龙,然后捂着脸扭头跑了。
-  “妈的,再让我见到你们两个狗崽子,我非弄死你们,竟然连我外甥女的主意都敢打。”-
他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吼道,然后看着刘雪一脸严肃的说道:“你也太不懂事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有多乱啊,如果让你奶奶知道你穿成这个样子和这群人打交道的话,怕是会气死。”
-  看着他愤愤的样子,虎娃顿时又不解了,老王看出了他的疑惑,顿时就从后面走过来在他耳边说道:“忘了告诉你了,胡龙的媳妇刘艳是刘大的妹妹,刘大家里一共三个孩子,他是老大,老二刘艳,老三就是那个刘三娃,所以他才那么护着他。”
-  “这样啊,这就有些麻烦了。”-
虎娃顿时眉头轻轻一皱,他现在并不想要和下面的这些基层的官员把关系给弄僵了。那你说,刘三娃的事情,我们怎么处理啊。“-
老王似乎早就想到他会有这个反应,立马就看着他说道:“其实这个事情也很简单,你根本不用管就好了,胡龙肯定能处理的很好的,保证让下面和上面都没意见。”
-  他又道:“好多事情本来就没有那么明确的对错,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能天下太平。”-
“也只能这样了。”-
虎娃无奈的说道。
-  他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年少轻狂的那份想要打抱天下不平的信念还没有被磨平,很多时候都想当上一把英雄。-
胡龙虽然在一脸正经的批评刘雪,但是耳朵还在听着虎娃和老王在说话。-
听到他点头了,顿时他也长呼了一口气,他是真的担心虎娃纠缠着刘三娃的事情不放。
-  “我都成年了,不用你们管我了,我自己能照顾好我自己。”
-  就在这个时候,刘雪忽然说道,一脸嬉笑走到了虎娃身边,靠了他一下问道:“帅哥,你叫什么啊,你刚刚那一招,简直太帅了,如果我会那一招的话,就不怕那些流氓欺负我了。”
-  她看着虎娃的眼神里充满了花痴一样的眼神。-
虎娃顿时一愣,然后先是看了看胡龙,然后说道:“你还是去找你舅舅吧,他也很厉害的。”
-  “切,就他,连你一只手都不如,你一个手就能把那个人给提起来,他两只手都不一定能把那个人给提起来。”-
刘雪顿时就不屑的说道:“他那三脚猫的功夫,人家不收拾他就好了。”-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就有些无语。-
他看出来了,她是对胡龙认出她有些怨气,所以在故意贬低他。-
“好了,别说了,好歹你舅舅也是个派出所所长,别在这说他坏话,不然的话,你就别指望我理你一下。”-
他顿时脸色一黑低声的看着她说道:“赶紧给你舅舅道歉,听到了没。”
-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刘雪顿时一愣,然后就在胡龙目瞪口呆的神色下,看着他十分不情愿的说道:“舅舅,我错了,不该说你的坏话。”-
说完,就一脸兴奋的看着虎娃说道:“帅哥,我已经按照你的说法做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
“我叫刘虎娃,你叫刘雪是吧,好了,别闹了,走,先吃饭去。”
-  虎娃顿时摆摆手,就往包间里走去,他一走,顿时胡龙等人都跟了上去。-
只是现在胡龙看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佩服。-
“我真是服了你了啊,虎娃兄弟,你是不知道啊,我这个外甥女,不管是谁说话都不听,就算是她奶奶都管不住她了,你说话她竟然会听,简直是个奇迹啊。”
-  他看着虎娃说道。-
虎娃顿时摸摸鼻子,笑了笑不说话。-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让刘雪听话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厉害,而是因为他刚刚那帅气的动作加上本来帅气的外表把刘雪给迷住了。
-  “舅舅,我说你能不能不拍人家帅哥的马屁啊,别和我说话,我见你烦着呢,你一开口就是训我,和我爸妈一样,你累不累啊。”-
刘雪说道,看着胡龙想说什么,立刻就抱怨了起来。
-  在刘雪的搅和下,这顿饭并没有吃多久,几个人都没兴趣了。-
“你们晚上要不不回县里了,就在镇里呆着吧,我们镇里也有酒店,条件一点也不比县里的差,现在我们先去唱个歌把,反正晚上也没事。”-
走出酒楼,胡龙顿时就看着虎娃说道。-
“好啊,好啊,唱歌去,我唱歌给你听啊,帅哥。”-
刘雪顿时就看着他一脸亮晶晶的说道。-
“行,走吧。”-
虎娃想了想,点了点头。王哥,你去吗,你想去的话,不行你先去酒店,要不,你先回县里都行,反正这里距离县里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
-  老王顿时就点点头说道;“好,我还是先回县里去吧,这几天我妈身体不好,我不在家的话,不放心。”
-  “那好,你先回去吧,明天早上来接我就好。”-
虎娃说着,把老王送走,才和胡龙一起往卡拉ok走去。
-  皇朝卡拉OK,大坪镇最好的一家卡拉OK,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幕和天上人间门口差不多的状况,八个穿着开叉旗袍的女孩整齐的站在门口的两边,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站在门口。-
看到胡龙带着几个人来了,中年人顿时就迎了上来。
-  “哎呀,胡所长,你终于来了啊,我都在门口等了你好久了呢,包间都给你准备好了,酒水也已经摆好了。”-
他看着胡龙嬉皮笑脸的说道。
-  显然,是有人早早的来打过招呼了,让他知道胡龙要来。
-  “嗯,好,知道了,辛苦你了,前面带路吧。”-
胡龙面无表情的说道,中年男人立马就赶紧走在前面带路。
-  305包间,进入房间里,虎娃就看到两排沙发上坐了六个漂亮的女孩,身上都只穿着比基尼,见到他们进来,六个女孩顿时都站了起来,看着他们娇声娇气的喊道:“欢迎光临。”
-  看到这一幕,虎娃顿时脸色就变了,有些生气的看着胡龙问道:“这是什么情况,胡所长,你这是想要让我犯错误啊。”
-  他表情认真,目光严肃,顿时就让胡龙先是一愣。
-  他不了解虎娃,还以为他是不喜欢这一口,立马就看着旁边的中年人吼道:“你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只是来娱乐一下,你叫这么多女孩来干什么啊,赶紧让她们都出去。”
-  “这个,胡所长,不合适吧,女孩们听到你们要来,别提有多么开心了,现在,那个,呵呵。”-
他打着哈哈,反正是不愿意把女孩给领出去。-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这些女孩出去,他们今天就失去了一次巴结胡龙的机会,虽然说唱歌可以免单,酒水也可以免单,但是这才多少钱啊,根本就不够巴结胡龙的分量。
-  就在中年男人,卡拉ok的经理正为难的时候,虎娃虎娃摆摆手说道:“好了,这些女孩的钱掏了没,如果掏了的话,那就留下吧,反正只有几个大男人的话,也无聊的很,只是,下不为例啊。”
-  “掏过钱了,掏过钱了,您放心吧,她们都是我们这里最好,最漂亮的女孩,都很会伺候人的。”
-  中年人说道,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忽然看到了一边的刘雪,悻悻的笑了笑没说话了。
-  “好了,你出去吧,有事情了我再叫你。”
-  胡龙立马就打发中年人走。是了,带我给你们老板打个招呼。“-
听到这句话,中年人顿时就笑了。
-  他辛苦了一晚上,就是在等胡龙的这句话,现在终于听到了,立马就赶紧点头说道:“好嘞,您就放心吧。”-
说完,就冲着几个人呵呵一笑,然后转身就朝着两边的服务生挥了挥手,带着他们离开了包间。
-  他一走,虎娃顿时就呼的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就坐在了其中两个女孩的中间,一只胳膊揽着一个女孩的肩膀说道:“你们两个会不会唱歌啊。”
-  “会啊,我唱歌很好听呢,你想听什么歌呢。”-
他手边的女孩顿时就往他身上靠,一边靠,一边嗲声嗲气的说话。
-  她们今天晚上都是接到了死命令,一定要把包间里的人给伺候好,不然的话,明天全部开除。
-  另一边,胡龙看着虎娃这么放得开,顿时就长呼了一口气。-
“虎娃兄弟,对今天的招待还满意吧。”
-  他看着虎娃试探的问道,其实还是想说一下刘三娃的事情,不过虎娃却只是含糊其辞的答了一句,然后只顾着和两个女孩逗着玩。
-  说实话,他搂着的两个女孩并不是六个女孩里最漂亮的,甚至也不是身材最好的,但是却也不是最差的和最丑的。
-  不过还好,这两个女孩的皮肤很光滑,这点他很满意。  “啊,你这胸前怎么肿的这么大啊,到底怎么了,要不要我给你揉揉啊。”-
他忽然看着一个女孩胸前的双峰说道,两只眼睛里带着十分认真的表情。-
顿时,两个女孩都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啊,难道我说的不对啊,你们这里就是肿了啊,你看,我这里都是平的,你们这里都肿的这么大了。”
-  虎娃还是很认真的说道。-
顿时,其他的几个女孩,包括胡龙都笑了起来。
-  他立马就明白了,这个家伙的确是很好色的,顿时就放开了,松了口气,伸出手把身边的两个女孩抱在了怀里。
-  只是他刚刚抱上立马就赶紧放开,眼睛看了看一旁的刘雪,发现她根本就不看自己一眼,顿时就松了口气,继续抱,和两个女孩调笑了起来。-
虎娃逗了两个女孩一会,眼睛却一直都在看着胡龙,看到他放松了,顿时也是长呼了一口气。
-  在官场上混,最怕的不是不会做事,而是不合群。
-  别人喝酒,你不喝,这就不对,不管任何原因,都是你的不对。
-  别人睡女人,你不睡,也是你的错。-
“帅哥,你想唱什么歌,我陪你唱呗。”
-  看着虎娃忽然不说话了,一个女孩顿时就看着他问道,同时把自己不怎么大的两个肉丸紧紧的贴在他的胳膊上,还不断的揉动着。-
虎娃顿时就就有了反应,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在她胸前一抓,顿时就碰到了骨头。
-  立马,他就没兴趣了。
-  他玩女人从来都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可以长的丑一点,但是绝对不能没胸没屁股。-
“怎么了,帅哥,偷偷告诉你,我下面会吸喔。”-
女孩立马就感觉到了他情绪的不对,她也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里,顿时就更加媚笑着哎虎娃的耳边轻轻说道:“等会晚上了,我让你舒服的透透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用手在他的裤裆上摸了过去,只是一摸,碰到了虎娃的大家伙,顿时就愣住了。-
“啊,你这个,好大啊。”
-  她惊讶的说道。-
虎娃顿时就哈哈一笑,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顺手抓了一把,感觉到一阵饱满的感觉,顿时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了,等会陪你,你先坐一边,乖乖的。”
-  他说道,然后冲着一旁一个人无聊的坐着看着他的刘雪伸了伸手。你,过来。“
-  看到他叫自己,刘雪顿时就一脸兴奋,走了过来。-
“过来,坐到我腿上来。”-
她过来,虎娃立马就拍着自己的腿很霸道的说道。-
刘雪一愣,但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坐在了他的腿上。-
虎娃顿时就哈哈一笑,一把把她揽在怀里,一把就抓在了她的屁股上。-
“你就不怕我把你给吃了啊。”
-  他看着她说道,同时伸手在她脸上轻轻的抚摸着。
-  感觉到他的抚摸,刘雪顿时一愣,然后伏在了他的怀里,两只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说道:“我怕什么啊,你这么帅,还那么厉害,我巴不得能陪你呢。”
-  她说着,还伸出舌头在虎娃的脸上从下巴一直舔到了脸上。
-  顿时,虎娃就愣住了。
-  “我就知道你是个小骚货,你就在这里这么诱惑我,就不怕你舅舅把你的事情告诉你爸妈啊。”-
他说着,已经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顺着她光滑的背就已经滑了上去,饶过她的背,一把抓住了她的酥胸。-
“嗯哼,轻一点。”
-  刘雪顿时就呻吟了一下,又往他的怀里靠了靠,这才咬着他的耳朵说道:“我怕什么啊,他自己都在那里乱搞,我不去找我小姨告状就很不错了,哼。”-
她一边说着,两只手也不安分的顺着他的身子就滑了下去。-
“让我看看你的资本怎么样,别小的和蚯蚓一样,那你长的再帅我也不要你了。”
-  她说着,伸出舌头舔着嘴唇,打趣的看着虎娃。
-  很明显,她并不是第一次和男人发生关系了,而且,应该是和不止一个男人发生过关系才对。
-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就笑了。
-  “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我下面的家伙就是一个蚯蚓,不过是超大号的蚯蚓,你小心晚上我给你给弄的爽晕了。”-
他说着,任由她的小手往自己的下面摸去同时,他的一只手也顺着她冰凉的大腿摸了进去。-
牛仔的超短裙就一个坏处,就是太紧了,让他的手都不好伸进去。-
不过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把她的两条腿紧紧的夹在了一起,让他的手感觉温温软软的,十分的舒服。
-  “哇,不是吧,这么大,比驴的都大啊。”-
成功的摸到了虎娃的家伙,刘雪顿时就惊讶的叫了起来。你该不会是外星吧。“
--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然后就哈哈的笑了起来。-
“为什么这么说啊。”
-  他问道。
-  刘雪脑袋一歪,在他的家伙上轻轻的套弄了一下,这才嘿嘿一笑说道:“因为我还从来没在人身上见到过这么大的家伙啊。”
-  “我从第一次开始到现在,也有几年了,碰到的男人也有十几个了,但是大多数都连你这个的一半大小都没有。”
-  她说道,眼睛里带着一股很奇怪的眼神:“所以我感觉你该不会是外星人吧。”
-  听到她这么轻松的说出自己找了十几个男人的事情,顿时虎娃就有些纠结,不过他转眼一想,这样的话,即便是把她给睡了,也没有多大的影响,权当是睡了一个秀,大家都捧场做戏而已,正好没了心理负担。
-  这么想着,顿时他心里原本的负担顿时消失的无影无用,放在她腿上的手顿时一用力,就侵入了她的两腿交合处。-
“嗯哼,轻一点啊,作死啊,你。”-
刘雪顿时就叫了起来,伸手拍打着虎娃肩膀。
-  虎娃嘿嘿一笑,却不说话。-
他们在这边打闹,胡龙的眼睛顿时就看了过来,一看到他抱着刘雪在怀里,先是一愣,然后看到刘雪脸上一点难受的表情都没有,反而在主动调戏虎娃,然后就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然后便不去看那边,专心的抱着两个女孩逗弄着。
-  “不要动了,等会到房间里去好吗,要不,我们先唱会歌吧,我唱歌很好听的,我唱歌你听。”
-  刘雪顿时就看着他说道,把他做怪的手给抓住了。-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说道:“可我不想听歌,我现在就想睡觉。”-
“你个不要脸的家伙,那你来卡拉ok来干什么来了,难道就是来找女人来了啊。”
-  她顿时白了虎娃一眼说道。
-  “你咋知道啊。”
-  虎娃立马睁着眼睛说道;“我就是来找女人的,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听歌的兴趣,听什么歌啊,春宵一刻值千金,要不,我们现在就找个地方睡觉去吧。”
-  他说完,顿时边上的女孩就凑在他身边说道;“我们卡拉ok上面就是客房,我们老板已经为你们准备好客房了。”
-  虎娃原本想要顺口答应下来,但是忽然想到了以前在钱来麻将馆发生的监控事件,顿时就眉头轻轻一皱,摇摇头说道;“刚刚我来的时候,也已经开好房间了,我等会还是去外面住吧,住在外面,我踏实。”
-  女孩顿时一愣,还是点了点头。
-  她不是第一次陪官员了,知道他们都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的。-
“虎娃兄弟,我有些困了,要不,我先到楼上睡觉去了,这个楼上就是酒店,很不错,客房里的床也很舒服,比外面的酒店都舒服,你可以体验一下啊。”
-  胡龙忽然抱着两个女孩走了过来,透过微弱的灯光能看到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红晕,显然,他现在已经动情了。-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一愣,想了想,看了一眼旁边的木风,看到他点了点头,这才说道:“好啊,可以,正好我也困了,我们就一起上去吧。”
-  他说着,哈哈一笑,又道:“胡老哥,你不会怪我把你外甥女给拐走了吧。”-
“哎呀,这说的什么话啊,虎娃老弟,现在不是提倡恋爱自由嘛,你们年轻人互相能看上眼就好,我已经老了,不说了,只是,你们要注意安全啊,可别闹出乱子了。”
-  他说着,凑在虎娃的耳边轻轻的说道:“酒店的柜子上有神油,还有安全套,特别是那个神油,很好用的,等会你一定要试试。”-
说完,他就神秘的一笑,然后就抱着两个女孩往门外走去。-
说实话,这些人到卡拉ok去,很少有几个是真的去唱歌的,特别是这些有钱人,有权人,大都是去玩女人去的。-
“我们也走吧,呆着没意思了。”-
他一走,虎娃也看着怀里的刘雪说道,然后挥手朝着另外的两个女孩喊道;“走,你们跟着我一起上去,今天晚上,我要玩一把大通吃,我要好好的舒服一把。”-
听到他的话,几个女孩明显一愣,然后都纷纷附和了起来,心里都很无所谓的样子。
-  她们都在想,一个男人,再厉害,几个女人轮流的来,也把他给折腾翻了,只有那个摸到了虎娃家伙的女孩脸色有些紧张,她还从来没碰到过那么大的家伙,不过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选择。-
“走,上楼,睡觉觉。”
-  虎娃笑道,然后就揽着刘雪往楼上走去。
-  木风在后面紧紧跟着。-
刘雪这个时候才发现了一直坐在黑暗中的木风,不由一愣,趴在虎娃的耳边轻轻问道:“那个冷冷的帅哥是谁啊,怎么总是不说话啊,也不玩。”
-  “不用管他,他可是个好人,专门保护我的。”-
他看着刘雪说道,然后冲木风喊道:“师兄,你去睡觉吧,我有皇后保护,而且,我现在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受伤的。”
-  听到他的话,木风愣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  “不行,我不能允许任何可能出现。”-
他说道。
-  虎娃无奈,看了看刘雪,做出一副无力的表情,然后就往楼上走去。-
刚出了包间的门,就看到一个服务生正在门口等着。
-  “你好,哥,这边走,我带您去房间里。”
-  到了房间门口,木风顿时就走到了虎娃的面前,说道:“先等会,我先进去检查一下。”-
他说道,然后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仪器,在房间里扫描了起来。-
五分钟过后,他走了出来,手上拿着几个小窃听器,还有一个小小的摄像头。
-  “伸手。”-
他看着一脸紧张的服务生说道。
-  服务生立马赶紧伸出手。
-  “哥,这些,我真不知道,我只是个小小的服务生。”
-  他紧张的说道。
-  木风则是直接把手上的东西都放到了他手上,说道:“把这些都拿给你们老板,就说我们找到的。”-
“好了,你可以进去了。”-
他这才看着虎娃说道。
-  虎娃此刻的目光已经变得凌厉了起来,瞪了一眼服务生,冷哼了一下,这才带着几个女孩走了进去。
-  就在这个时候,木风又开口了。-
“你们几个,先不能进去。”
-  他说着,又拿仪器在她们的身上扫描了起来,不一会,就在一个女孩的身上拆下了一个纽扣,转身又放在了服务生的手上。
-  “你可以走了,你们可以进去了。”
-  他神色冰冷的看着他们说道。
-  或许是因为他太严肃,也或许是因为他表现出来的神乎其技的搜索能力,不管是跟着虎娃的四个女孩,还是服务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恐惧。-
听到他说话,顿时几个女孩就赶紧走进了房间,刚进去,最后一个女孩就赶紧把门给关上了。
-  房间里,虎娃虽然早就进去了,但是外面的事情他还是看着的。-
四个女孩刚进来,他立马就指着那个刚刚身上发现了窃听器的女孩说道:“你,过来。”-
女孩顿时一愣,有些紧张的抓了抓自己的衣角,就往他身边走去。
-  “你,不要怪我,这些都是老板吩咐的。”-
她怯生生说道,只是话音刚落下,虎娃就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  “啊,疼,疼。”-
女孩顿时就叫唤了起来。-
只是她的声音还没落下,虎娃就猛的伸出两只手在她背上猛地用力,把她的内衣给扯破了,三两下就把她给剥得精光,然后就当着几个女人的面,脱了自己的裤子,让她跪在地上。
-  “给我舔,如果我能舒服了,我就放过你,不然的话,我不能保证你是不是会太过激动从楼上跳下去,不过这五楼跳下去应该是死不了人的,最多也就是个残废,你应该能捡回一条命的。”-
他冷冷的说道。
-  听到他的话,顿时女人就怕了,非常怕。
-  死,她都不是很怕,但是半死不活她太怕了。-
“我,我听话,不要杀我,我听话。”
-  女孩说道,就急忙趴在虎娃的胯下,两只手抓着他的家伙低头就狠狠允吸了起来。
-  虎娃顿时就感觉到十分的舒服。-
“嗯,挺好,来,你也过来。”
-  他说着,就指着刘雪,刘雪此刻见着他也有些怕,不过还是乖乖的坐在了他的身边,刚坐下,就被他一把拉在了怀里,低头就咬着嘴巴吻了起来。-
同时,一只手也顺着她的衣服伸了进去,在她的胸前揉弄了起来。-
“嗯哼···”刘雪先是紧张,然后很快就舒服的呻吟了起来。
-  “你们几个,别愣着,把衣服给我脱了,乖乖的过来,给我舔腿。”-
虎娃并不甘心,顿时就看着几个女人说道,然后继续咬着刘雪的嘴巴吻了起来。
-  不得不说,刘雪的皮肤十分的好,摸着的感觉和庞燕身上的皮肤都差不多了,简直是细腻柔嫩,像是婴儿一样,而且,她的胸也很大,比庞燕的胸都要大,和王秋艳的都差不多了。-
如果不是把手给伸进去了,他很难想象她这么瘦弱的一个身材竟然有这么大的一双酥胸。-
虎娃在这边疯狂,楼下,总经理办公室,看着桌子上的一堆监听器,洪波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
“你是说,是那个人背后跟着的人进去用仪器把这些东西给找出来了。”
-  他看着眼前的服务生问道。
-  “是的,我虽然不知道他在房间里是怎么找到这些东西的,但是我看到他用一个小仪器在扫描几个公主的身体,在小丽的身体上找到了这个纽扣。”
-  听到这话,洪波的眉头顿时就皱的更加紧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是了,给上面的人吩咐好,一旦那个人从客房里出来了,立马通知我。”
-  他吩咐道,服务生顿时就点点头出去了。-
房间里,虎娃此刻感觉自己浑身都在冒火,身体深处原始的欲望已经被完全的激发了出来。-
顿时就把跪在他身下的女孩给提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一用力就挺了进去。
-  “啊,慢点,疼,疼。”
-  女孩顿时就声音凄厉的叫了起来,只是虎娃却丝毫不管她,还是不断的冲击着,很快就进入到了沟底。
-  听到女孩的声音,顿时旁边的几个女孩,包括刘雪都有些害怕,眼睛不断的看着虎娃和女孩交合的地方,就担心女孩那里被撑破了。
-  “我的妈呀,这么大的家伙,真不知道我的身子能不能承受的了。”-
她心里想到,却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更加兴奋了起来,对虎娃的身体竟然有了一些渴望,不由就一把从边上抱住了他的脖子,伸出舌头就在他的脸上舔了起来。-
“你是小狗啊,怎么总是喜欢舔我的脸啊。”
-  虎娃一边冲刺,一边看着她笑道,同时伸出自己的舌头咬住了她的舌头,狠狠的允吸了一下,然后就往下滑了过去,扒开她的衣服,一口就咬住了她胸前的蓓蕾,允吸了起来。-
顿时,刘雪就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舒服,舒服,用力,再用力一点。”
-  她一边喘息着,一边把自己的酥胸往虎娃的脸上用力的送去。
-  虎娃受到刺激,顿时下面运动的越快了,原本就快要到巅峰的女孩顿时就大声的叫了起来。-
“啊,受不了了,不行了,我不行了···”听到她的声音,虎娃顿时就放开了刘雪,伸出两只手把她的屁股给抱的紧紧的,快速的冲刺了起来,每次,都深入沟底,每次,都用尽力气。
-  不几下,女孩就再也受不了了,瘫软的趴在了地上。
-  虎娃却还没有舒服了,顿时就伸手去拉另一个女孩,这个女孩被他一拉,顿时就惊慌的想要往后退,但是她的力气哪里是虎娃的对手,顿时就被他拉到了怀里。
-  很快,四个女孩都被他给弄的躺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完全瘫软了。
-  “该我了吧,来吧,你躺下,让我自己来。”
-  刘雪顿时就看着他说道,一边说,一边就往他身上上。-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一把抱着她往卧室里走去,到了卧室,直接就躺在了床上。
-  “我要骑马了。”-
刘雪兴奋的叫道,顿时就大大的分开自己的两套腿,抓着虎娃的家伙就往自己身体里送去。-
她刚刚对准,虎娃就猛的往上一挺。-
“啊,慢点,慢点。”
-  刘雪受到攻击,顿时就感觉身下一阵刺痛,不由自主就趴在了虎娃的胸膛上。-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用手在她光洁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然后再次一用力。-
“慢点,疼,好疼啊。”
-  刘雪顿时就感觉自己的两条腿都好像要被分开了一样,不要命的把两条腿往开分,终于舒服了一点。
-  虎娃嘿嘿一笑,他此刻感觉舒服极了,他没有想到,刘雪的身体里竟然也和庞玉一样,冰凉透骨,一进入,就感觉到十分的舒服。-
“你,是不是身体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很冰?”
-  他忽然看着她问道。
-  “是啊,一个老中医还说我是什么阴性体质,我也听不懂,就没在意。”-
她无所谓的说道。-
只是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立马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怎么了,没事吧。”-
刘雪立马问道。
-  虎娃则是完全愣住了。-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事情,以前他在另外一个女孩的身上也曾经感觉到过这种冰凉的感觉,甚至比刘雪身上还要冰凉。-
“不会吧,如果这样的话,她很可能怀了我的孩子啊。”-
他忽然叫道,然后狠狠的摇摇头,感觉自己的脑袋疼的厉害。-
“你怎么了,没事吧。”
-  刘雪顿时就抱着他说道,一脸紧张的看着他的脸。
-  虎娃苦笑,摇摇头,说道:“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个人,哎,不说了。”-
“我问你,如果我能让你生孩子的话,你会不会把孩子给生下来。”-
他说道,又感觉自己的话有些乱,又说道:“我是说,如果我让你怀孕了,可是我又不要你了,你会不会把孩子给生下来。”
-  他说着,目光认真的看着刘雪。-
“不可能。”
-  刘雪顿时笑了。我不可能生孩子的,那个老中医都说了,我这个身体,根本就不能怀孕的。“-
她说着,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
-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知道吗,我和那些男人睡觉的时候,从来都不用安全措施的,但是,到现在,几年了,都没有中奖过一次,这还不够证明我不能怀孕吗。”
-  “可是我不一样。”-
虎娃立刻说道:“我能让你怀孕,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我身上比其他男人都要热吗,难道你没感觉到,我进入你身体后,你的身体里有一股暖暖的气息。”
-  听到这句话,顿时刘雪就愣住了,她还真的感觉到了一股热流正在从两个人身体交合的地方进入自己的身体。
-  “哇,难道你真是外星人啊。”-
她立马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