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禁忌
禁忌
 在夏日强烈午后阳光照射下,气喘吁吁的志乃爬行在山间斜坡上,今天又要去宗庙那边帮忙了。
-  如同过去做完了女佣人吩咐的工作后,志乃背靠在了大厅的宽阔墙壁上,暂时歇上一口气。房间里面总是安安静静的。满脸通红的志乃不经意的随眼望去,视线扫到了有点距离远的一间小小偏房。
-  「那里是哪里啊?……」
-  那里看起来非常古老,有点像是远古时代的遗迹一般,这样的格局蕴含着神秘气息,一下子就引起了志乃的好奇了。-
反正今天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应该没有其他的事了才对。离回家前的傍晚时分还有一段空闲的时间。心中的好奇心不断的怂恿着志乃做出冒险的探险。
-  「去一会儿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心中这样跟自己怂恿了一番后,志乃悄悄的站了起来,沿着走廊往那偏房走了过去。-
***    ***    ***    ***踢搭……踢搭……-
外面的走廊传出了有人走路的声音。但并不是平常耳熟的女佣人脚步声。-
「是志乃……吗?」
-  正在抄写经书的手骤然的停了下来。突然间脑袋里清楚的浮现出前些日子的志乃身影。
-  从往上掀起的裙子里,所露出来的透明般白晰肌肤。轻轻抚摸时,可以感受到小腿是那样的柔软,那样的有弹力。少女特有吹弹可破的肌肤和滑嫩的手感。
-  站在她的附近,就可以闻到的淡淡甜美体香,真是香甜啊!-
身体深处那个被自己忽视,不应该是压制的角落,受到青春无敌的女体,强烈的吸引住了。在内心中的莫名冲动驱使下,宗主无言的站了起来,走到了纸门前。悄悄的拉开了纸门。看见了身穿水兵服的志乃正走往远处的禅房。
-  直到志乃消失在转角处后,宗主这才走出房门了,悄悄地跟踪在志乃背后。-
静静地隐藏在柱子阴影下,目光追踪着离去的志乃。
-  ***    ***    ***    ***志乃的面前是一扇看起来相当古老的门。-
「很古老的门了……」
-  志乃不知道的是这个地方是从远古时代起就一直是受宗庙供奉的场所……-
对这个地方升起了一种非常畏惧而恐怖的心理,但另一方面却有着更猛烈的好奇心,这两样心绪在志乃心里彼此冲击着。最后好奇心还是压过恐惧心了。-
「就看……一会儿就好了……」
-  回过头去,四下张望一下。-
跟平常一样,附近是完完全全的寂静无声,毫无人迹。
-  「没有人……」-
志乃稍微放下心,伸出手放在了扣在门上的小小门闩上。-
「嗯……」-
虽然是古老的门闩但却意外的很容易打开。-
喀拉……
-  门缓慢的打开了,从里面流出了沉闷的空气。简直就像是要进入另一个奇异世界,和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
志乃的好奇心更加的大了。
-  稍微的打开门一些后,就探头进去瞧瞧。里面是一间小小的房间。因为有点暗的关系,看不清楚里面的样子,但好像可以看见在房间里有一个高高的平台。-
「那是做什么用的……」
-  视线往房间的里面扫去,又看见了被纸门挡住了另一个小房间。
-  好像有种看不见的力量招呼着志乃进入。就像是被吸引进去似的,志乃打开了门走了进去。瞬间回过头再一次的确认四下的环境,还是和刚刚一样没变。
-  放下心的志乃就走进了禅房中了。
-  ***    ***    ***    ***但是志乃还是有些地方没有看见。那是从宗主书斋房间里,柱子后阴暗处,正有双眼睛观察着自己……-
「老爷,有什么不对吧?」-
走过身边,感觉到宗主的情况有些不对劲的女佣人说话了。-
宗主瞬间变了脸色,回过头看着女佣人。但是,下一个瞬间又马上的回复到原来的表情。
-  「对了。你可不可以去安先生那里一趟?」
-  「好的?」
-  女佣人惊讶的答应了,过去并没有过要自己去那边的纪录。
-  「有点急事。拜托你了。」-
「好的……」-
宗主的话里有着不让女佣人说话的口气,她只好答应了之后,便转身离去了。-
「好了,现在……」
-  已经看不见女佣人了,宗主轻轻的点头打定主意,急忙迈开脚步,跟在已经进入禅房内志乃身后,也走进禅房里去。-
***    ***    ***    ***在有些黑暗的偏房中,志乃很感兴趣的四处张望着。-
「过去一定是做些什么用途的吧……」
-  志乃会有这样的推测,那是因为从涂满灰泥的墙壁可以推测年代已经是很久远了。-
屋内的一角,发出了水滴声,一声接着一声,滴答滴答地响着。-
志乃走到了发出声音的地方。那里摆放着一个小水桶,里面已经装满了水,甚至溢了出来流到地面了。-
「这是要做什么用的呢……」-
悄悄的伸出手浸泡在水桶中。
-  「好冰!」-
水冰的程度出乎意料。之后,转身回到原来的地方,那里有一座高度差不多要到达腰部的大平台。
-  「这是要做什么用的?……」
-  不知道用途的志乃纳闷着。但是对于这个疑问志乃的兴趣并没有维持太久。-
一个个让志乃生出疑问的东西一一的印入眼帘。-
越来越靠近在门口处看见的那扇纸门了。这个也是年代久远,可以感受到庄严的历史气息。
-  手悄悄的摸了下纸门,有着滑溜的触感。志乃很想拉开纸门瞧瞧里面摆设,这样的欲求驱使着志乃。-
现在已经无法压抑住这股欲念了。
-  手移动了接着打开了纸门。-
喀拉喀拉……-
伴随着微弱的声响下,纸门打开了,里面的样子也出现在眼前。-
「……啊……」
-  志乃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里面的陈设和过去自己看过的房间是完全不一样,是一间很普通很干净的房间。整个房间里只摆放了一个很大很大的衣柜而已。
-  志乃有点扫兴了。-
扫视着房间里的家具,志乃看得很仔细。家具都是涂上红色的颜料。每一件家具都给人一种非常具有历史的感觉。这其中最引起志乃好奇的就是那个关起来像似橱柜的家具。
-  走了过去打了开来。
-  喀拉……
-  响起了尖锐的声音。里面出现了一面不染一点灰尘的镜子,镜子里正浮现出志乃的全身。-
身穿水兵服的16岁少女的肉体。因为被水兵服包裹住了的关系,镜子并没有很真实的描绘身体的曲线,每个地方都被隐藏住了。
-  流畅的肩膀线条。胸前的鼓起发育到可以微微撑起上衣的程度。有着微微S弧度的腰肢。短短的迷你裙下可以看见一双美好的腿。看见自己的全身,这是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志乃感到了一阵不好意思。
-  这个时候……-
「是谁!」
-  突然门外传来了宗主的声音。
-  志乃吓了一跳连忙的关起镜子,急忙往房外走去。但是,宗主却快了一步走进小房间里。-
「是你啊……你到底要做什么呢?」-
走进房内的宗主很快就发现了入侵者。
-  「这……这个……」
-  对于和平常见的不一样的宗主,志乃非常害怕。
-  「你是在做什么……」
-  看不见志乃的回应,非常生气的宗主再度的问了。-
「对……对不起!」
-  志乃慌张谢罪了。
-  但宗主还是不满意,他走向前来到了志乃的身边,开口便大声的怒骂,「你把神圣的殿堂……玷污了……你……你……」
-  宗主气的不知道说什么。-
是第一次看见主这副模样,志乃更加的恐惧了。-
「对不起!」
-  「你,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  「呜呜……」
-  被宗主狠狠的斥责了一番,志乃完全的害怕了。-
「你快到这边……快点!」-
抓住志乃纤细的手腕,宗主把她从房间里拖了出来。
-  「好……好痛……」-
对宗主这样粗暴的对待,志乃哀鸣了起来。但是对于宗主的斥责还是不敢反抗。
-  趁着抓住手腕的机会中,细细的品味着手心的感触,那是志乃肌肤的光滑感觉。-
暖暖的光滑又软软的……-
前些日子抚摸她脚部的感触又复苏了过来。-
抛开了好想一直抚摸下去的心情,宗主放开了志乃的手腕加以斥责。-
「为什么,随便的走进来!」-
「……」-
在宗主接二连三的怒骂中,志乃完全失去了主意了。自己随意的走进来的确是事实,因此被怪罪的话,自己也无话可说。-
「你犯了天大的罪恶,知道吗?」
-  「!」
-  志乃现在终于理解到了,自己好像在不经意中触犯了一个重大忌讳。
-  「总之……要先清理污秽殿堂的根源!」-
留下了这句话后,宗主便走开了。
-  只见宗主走到了房间角落,将水桶提起来,又走回来,跟着将水桶放在了平台上。-
「到这里来!」-
宗主发出了第一道命令。
-  志乃连忙的服从命令了。
-  「很好!首先,先从脱掉鞋子和袜子开始!」-
「咦……」-
「快一点!」-
志乃慌张的脱掉鞋子然后是袜子。
-  走到光着脚丫子志乃的身边,宗主蹲了下来,抓起了志乃的脚裸放进水中。-
「唉呀!」-
脚被抓住放进冷水中,志乃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
-  不管志乃的反应,宗主仔细的清洗志乃小小的脚。每一根脚指都仔细清洗,洗完了一只脚,用带来的手帕擦了干净,又换了另外一只脚。
-  这个期间里,志乃非常老实乖乖地抓着平台,不敢乱动。被别人清洗脚,这还是人生第一次的经验。更何况在现在这样气氛中,因为害怕的关系,所以不能拒绝这种异常的服务。再加上自己确实什么也没有做,这样的心里在志乃的心中浮现出来了。-
洗了好久终于把双脚洗干净了,宗主走到排水沟先把水桶里的水倒掉,然后再换上一桶新的水又走回来。-
趴在平台上的志乃静静的看着宗主神秘的举动。现在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宗主和平常不一样,看起来就像是另外一个人似的,散发一股说不出来的压迫感。
-  宗主重新站在了志乃面前,凝视着志乃。
-  志乃心想着大概也已经完成了,正当她移动身躯想要离开禅房的时候……
-  「还没有完呢!这次把手趴在平台边脱下内裤来!」
-  「什么……」-
听到宗主命令的刹那间,志乃怀疑了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命令。不了解这个非常不寻常的命令,志乃像似冻结般的呆站着。-
「还呆在哪里干嘛!快一点!」
-  口气中稍微带着怒意,宗主再度的催促着。
-  这样的腔调完全像似另外一个人。
-  「现在要开始进行简单的「净身」仪式,只有这样才能洗净你带给圣地的污秽!」
-  宗主一面说着一面紧抓着志乃的肩膀。
-  「不!不要!」
-  理解了宗主现在要做的事,志乃本能的拒绝了。-
「这可是你自己招惹来的事……你是知道的吧!」-
用着严肃的口吻,摇晃着志乃的身躯,宗主坚持着。
-  「……」-
这样强烈的口气下,志乃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  「喂喂……快一点!还拖什么!」-
「……」-
「快快!」-
宗主再度的摇晃着志乃,根本不让志乃有进一步思考的时间。-
超越了自己可以想像的事,一定做不出来的。这样的情绪在志乃的心中急速的升起。-
怎么办……怎么办……-
惊恐、焦虑和困惑慢慢的困扰着志乃。
-  「因为自己的关系……玷污了圣地吗……」-
现在的志乃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权了。死心的志乃肩膀整个垮下来,非常害怕的拉起了裙子。
-  白皙的脚慢慢的露了出来。-
宗主的目光被这样奇妙的风景给吸引住了。-
透明白皙的肌肤。有点丰腴的小腿。-
这样丰满程度的脚慢慢的露了出来。
-  裙子拉起来到了膝盖就停了下来,然后双手伸进了裙子里抓到的裤头,慢慢的脱了下来。纯白的内裤被脱了下来了,失去束缚对象的内裤纠在一起,变成小小丸状的布团。-
房间中沉闷的的空气,侵入了裙子里,直接笼罩在下半身。
-  宗主心情激动的站在志乃的身后不知道看了多久。对于爽快听话脱下内裤的志乃,宗主的心中有种很深的满足感,同时间异样的兴奋在内心中窜升了。
-  异样的兴奋很清楚地显示在胯下的男根,开始雀跃上下摆动起来,宣示着罪恶的渴望。但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先忍耐住吧。宗主暗暗的约束自己。
-  「很好,现在把手趴在平台上,背对着我!」
-  「……」-
不明了宗主的企图,志乃只能乖乖的听话,转身过去双手趴在平台上,高高的翘起了屁股。
-  「很好……」-
宗主轻轻的点头了。-
蹲在了志乃的脚边,宗主将手帕浸入水桶里弄湿。看着在自己眼前伸得笔直的可爱小脚,那柔柔丰满的大腿……宗主的心开始飞扬起来。
-  在将要拧干手帕的同时,刚刚的感触又苏醒了过来。目光一时间再也离不开白皙的腿了,就这样的终于拧干了手帕,宗主慢慢的伸直的腰,把干了的手帕摊平,一手抓住了志乃裙子的下摆然后一口气的向上掀了上去。
-  「唉呀!」-
裙子突然的被掀了起来,志乃尖叫了起来,同时一只手绕到背后要压着裙子。
-  「放开手!」-
是宗主尖锐的命令声。-
志乃瞬间惊慌了,但是压住裙子的手还是不肯放开。
-  「现在起要清洗你最不干净的部位了!」
-  说完后,宗主拿着手帕的手依旧的伸进了志乃的裙子里。
-  「不!不要!」-
被别人擦着自己的屁股……-
超越了自己可以想像的事了,那是极度的羞耻的事。-
压着裙子的手使尽吃奶的力气,身体紧绷着。但是,宗主的手并没有退却,还是伸进了自己的下体,慢慢的但确实的接近了自己的排泄器官了。
-  「不!不要!」
-  「是「净身」,给我老实点!」-
「不,不要……啊!」-
志乃终于感受到了柔软的手帕压在了自己的肛门上,不自主的叫了出来。羞耻已经到达最顶点了,自己的脑袋忽然的热了起来。-
「好了……」-
终于到达最终目的地,宗主慢慢的开始前后移动了手帕。
-  湿手帕擦在排泄器官的感触……-
初次的体验让志乃不由得叫不出来了,激烈的羞耻心下,身体僵硬了也颤抖了起来。
-  「……」
-  血液布满了脸上,非常热。
-  前后滑动手帕的宗主,前前后后的擦了好一阵子,跟着换了方式了,这次是像画圆似的舞动起来。-
「啊!」-
跟刚刚不一样的感觉。有股痒痒的感觉……-
志乃现在只能拼命的忍耐,没有其他办法了,希望这段时间赶快过去。趴在平台边的手紧紧的抓住,轻轻咬着嘴唇,尽力的忍耐着。
-  画圆的运动有时候快有时候慢。说不出的感受在志乃的身体里沸腾着。过了好一阵子,宗主的手收回了手帕,又放进了水桶中清洗着。-
志乃赶紧紧闭起双脚。
-  「喂喂,还没有完呢!」
-  「不要了,可以了吧!……」
-  用着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志乃哀求着。
-  「胡说什么!是你不好!」
-  「……」-
还是没有得到宽恕。志乃死了心,完全放弃了压住裙子的企图了,双手无力趴在平台上,紧闭着双眼,静静的等待主「净身」的结束。
-  冰冷了的手帕再度放在了肛门上。
-  「唉呀!」
-  志乃还是无可避免的叫了出来。
-  宗主的指尖开始仔细的沿着肛门和肛门附近搓揉般的擦拭着。-
身体僵硬的志乃呆立着。-
到底现在自己被做了什么呢……
-  在这个封闭的世界里,超乎想像的极度害羞的事……-
好像不是真实的……
-  这些念头盘旋中,宗主的手指头往自己的秘唇靠近了。
-  「啊啊,不要!」
-  这跟刚刚感觉又不一样了。-
那里是最害羞的部位……-
而且对于女孩子来说是最宝贵,谁都不能碰触的器官……-
更强的羞耻和本能的恐怖感在志乃的心中开始形成一个漩涡。紧闭起双腿扭动着腰身,志乃想要逃跑了。-
「这边也要!喂喂,你给我老实点!」
-  「不,不要!」
-  「这里可是最肮脏的地方了!」-
「呜呜……」
-  志乃哭了出来了,那是因为宗主的手指碰触到了自己宝贵的花瓣了。手指沿着还没有承受任何人疼爱的花瓣上动了起来了。一种心神不定慌张的感觉在志乃的身体里到处奔走着。-
「一定要好好的洗干净不可了!」-
「不……不……」-
单手压着志乃想要逃跑的腰身,然后另一只手慢慢的放在了花瓣上了。指头在柔软鼓起的部分上仔细的动着,宗主一片一片地细细摸索花瓣的外貌。有时候会有些不太茂密的粗造感透过了手帕传了上来。-
这是一个未满十六岁纯洁少女的部位……-
这样感触更加让宗主兴奋了,胯下男根已经勃起了,甚至到了会感到疼痛的程度了。
-  「可以了吧……不要了……」
-  志乃无力的哀求着。对于自己本身被做出这样异常的行为,让志乃混乱了。
-  「这里面也要!」-
过了一会儿宗主的手指终于推开了花瓣,直接压在了隐藏在最上面的肉芽上。-
「啊啊,不要!」-
宗主手指的入侵让志乃发出惊吓的叫声。
-  但是在宗主碰触到肉芽的瞬间,另一种不同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嗯嗯……啊啊……不……不要……」-
第一次经历这样强的刺激……-
还没经历过性爱快乐的志乃不能体会出其中的性感。-
只是觉得非常的惊奇。
-  「这里也要……全部弄干净……」
-  宗主说这话的声音里已经加入男人的欲望了。但是现在的志乃还不能意会出来。还埋在花瓣中的肉芽受到了宗主的疼爱,手指慢慢温柔的摩擦着。
-  「嗯嗯……不……」
-  缓慢而异样的感受奔走在志乃的身体里。同时间紧绷的身体也慢慢的放松了。-
志乃肉体的每一寸都非常柔软。女子高生的年轻肉体已经成熟到了可以担负起生育的责任了。原本坚硬的花蕾受到了男人的滋润,也慢慢的活化了起来……
-  志乃慢慢对于手指的活动开始有了反应了。用力大大的深呼吸着。不时间可以听见像是呻吟的声音冒了出来。
-  志乃对于不时传来的明确浪潮感到迷惑了。
-  这股浪潮开始冲击着肉体……
-  被迫受到这样羞耻的待遇,默默承受所伴随而来的厌恶感也逐渐淡薄了。-
不,与其这样说,倒不如说是身体对这样的浪波产生了奇妙的欲求了……
-  「不要……不要……」-
对于未知的恐怖和欲求……-
这两种感觉互相的纠葛在一起。-
察觉到志乃的变化,宗主的内心中一阵狂喜,但却更加的谨慎起来。-
「今天,就到这边好了!」-
心中细细盘算一遍后,还是觉得不可以太急进,再痛痛快快的玩弄肉芽几次后便停了下来,稍微在花瓣上来回品味几次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将手帕从志乃的胯下拿了出来。
-  「好了……暂时做到这边,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  听到了这句话,志乃有好一阵子双脚微微张开呆呆的站立着。对于到刚刚宗主所做出的行为,所造成的冲击让志乃呆立着。
-  这件事说起来是极度的羞耻的……被做了这样的事……
-  然后是初次感受到的几种感觉……
-  这些都是自己本身到现在还不能理解的情绪。-
自己到底是怎么啦……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  但是自己所感受到的情绪却是绝对不能跟别人提起的秘密。
-  不管心中百转千旋的志乃,宗主开始清洗起弄脏了的手帕。虽然手帕里面只蕴藏着少女的稍微变化,但是宗主还是注意到了手帕上面黏附着一层淡淡黏液状的液体。-
只是宗主却没有询问,默默的清洗着手帕。
-  「好了……刚刚发生的事不可以跟人说!」-
宗主只跟志乃说了这句话。-
非常简单交代的这句话就可以听出来「净身」的仪式完成了。
-  「……」
-  听到了宗主的交代,低着头慢慢移动身体的志乃默默穿起内裤。
-  「这件事除了我以外,如果被其他人知道有不干净的东西进到圣地的话,那就不是我能控制了……」-
声音非常低沈,宗主继续说着。
-  交代了这几句话的当中,已经穿好内裤慢慢整理着裙子的志乃低着头默默的听着。-
「对这个岛来说,圣地受到了玷污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你知道了吧!」
-  志乃被宗主的这句话吓到了。-
没错,自己是侵犯到了岛上的禁忌了。在别的地方这个可能不算什么,可是在这个悠久历史的岛上,却是有着传承不知多久不为人知的传统习俗了,谁都不可以触犯。-
各种的念头闪过脑海。-
「怎么办……怎么办……」
-  越想越害怕。
-  想到了这里,脸上所喷出的火焰般的害羞心情全部吹跑了。
-  「……你知道了吗?」
-  「……」
-  志乃无语的默默点头。-
宗主非常满意志乃的反应。
-  最近自己心中所冒出了的情怀。那是过去自己一直忽略没有在意的情绪。但是宗主的内心中却非常明白,这样的情绪慢慢的越变越大了,是有这样的变化。-
像志乃这样一个未满十六岁的少女,当她第一次来这里拜访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异样的感觉,可是慢慢的在看着志乃的过程里,虽然彼此间没有太多的交谈,然而她的存在却是不知不觉中在自己的心中伫立着了,而且越来越明显了。-
跟着是昨天发生的事。-
那是第一次直接触摸到志乃的肉体,因此意识到有这样少女的存在感。然后自己了解到对于这个少女希望能够有更深的关系发生……-
经过了一连串的事情之后,和这个十六岁少女间的关系起了变化了,想要更深一层的摸索出来,少女神秘肉体内所蕴含的秘密……-
「要有……更深的关系……的话……」
-  思考了许久宗主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字眼。
-  巫女!-
在宗庙这边来说,巫女的存在是有特别的意义。从上代手中继承宗庙之后,巫女就一直没有选出来过。但是在不久后就一定要选出一个巫女出来不可,自己有被告知这样的事。只是过去自己都一直忽略这点,也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件事。
-  要选出一个巫女,必须通过各式各样仪式和手续。按照惯例的话,对宗主来说,那可是一件非常麻烦的苦差事。巫女是要从邻近的各岛屿中选出来。当挑选出合适的人选后,便要教导她必要的知识,然后再到宗庙来服务。要搬进这个房屋中,接待的事和教导各方面的工作当然是宗主要尽的义务了。
-  说到了巫女,当然是成年的女性来担当,而且按照老规矩的话,一定是要超过25岁的女子。前一代的巫女来的时候都已经27岁了……-
这个的规定宗主当然是知道的。-
但是……
-  「让这个少女……成为巫女……」-
不管怎么说,这句话就在自己的心中盘旋着,捕捉住了这丝灵感的宗主思考着。-
「让志乃成为巫女的话……」
-  这样一来和志乃的关系就不会断了,而且会有更多的接触的机会……
-  「这就样了……」-
宗主下定了坚强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