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操场上
操场上
 砰砰砰!楠楠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她没想到,这两个男生居然在敲击这岗哨,幸好自己刚才将外面的挡板放了下来,否则自己早就被发现了。-
-
但是即便如此,眼下自己的处境也是极为的危险,因为这岗哨的门闩就在外面,只要将门闩打开,两人就会惊讶的发现,一个赤裸的美貌少女,正在淫荡的奸淫着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醉汉,只怕到那时候,就是四人同欢!-
-
你就是个荡妇!突如其来的惊吓让楠楠终于冷静,害怕的泪水也流了出来,如今自己进退两难,打开门的话就会被发现,可是如果任由两人把这醉汉敲醒,只怕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
岗哨的门板并不太严实,虽然外面看不到里面,但是楠楠却能从缝隙中隐约的看到外面的人影,两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站在那里,其中一个正站在这岗哨边上。」阿雨,阿雨!一起打篮球去啊!」那人叫嚷着,「我知道你在这,是不是又睡着了?我进来了?」
--
说着就靠了过来,楠楠全身颤抖,几乎蜷缩成了一团,似乎已经预想到了自己被发现后的悲惨境况。轮奸,裸照,胁迫,性奴????
-
-一个个可怕的字眼在眼前闪过,楠楠不禁痛恨自己,楠楠啊楠楠,你怎么变得这么淫荡了呢?居然做出这种事来,如果两个男人打开门,发现你正骑在男人身上,奸污着一个没有反抗的男人,会是怎样的后果?如果两人打开门,自己的玉背玉腿,还有交合处被粗大物事填满的小穴,都会被两个男人看个通透吧?
-那男人见没有答话,立时有些不满,贴近了这隔板,一伸手就将其拉了起来!
-眼见那人居然拉动隔板,楠楠下了一跳,轻轻伸手,在里面扣住这隔板的把手。-

-那人倒也没有太用力,拉了一下,发现有些费力,就疑惑的将脸凑近,幸好这时候楠楠安静了下来,而阿雨也在此陷入了沉睡,粗重的鼾声猛的响起。-
「呸!这酒鬼,居然喝多了在里面睡觉,好大的酒气!」外面的男人脸部靠近隔板的缝隙,刚想往里面看,还没适应里面昏暗的光线,一股浓重的酒气就传了出来,立刻远远避开。
-
-「这家伙,倒是会享受!也不知道他喝的什么酒,居然有股古怪的香味,明天问问他!」那人捂着鼻子,满脸古怪的说道。
--
此刻的楠楠已经是面红耳赤,原来那男人问道的酒气,不是别的,正是她刚才喘出来的。
-
-一把抓住了把手,楠楠长长松了一口气,少女气若幽兰的气息混合着酒香正好喷向了紧张张望的缝隙,而那男人正好靠近,就把这气息当做阿雨的味道了。-
那男人打破头也不会想到,刚才隔着一层薄薄隔板,与他脸对脸不到一尺距离的正是一名美貌少女,而这貌美如花的少女在黑暗中全身赤裸,一对豪乳高高挺立,下身还插着一个粗大火热的阳具,如果他看到的话,只怕立刻就能分一杯羹,如果他知道的话,于这样的绝色尤物失之交臂,恐怕真的会痛不欲生捶胸顿足。
-
-听到这男人这么说,另一个人也不再考前,两个人闲扯了起来,说起了这阿雨的趣事,楠楠第一次知道男人也这么八卦,而且显然两人走累了,站在阴凉下没有离开的架势。
--
隔着一层薄薄的板子,外面两个精壮的男人说什么也不会想到,在这封闭的岗哨亭里,自己的伙伴被一个前凸后翘的赤裸尤物压在身下,两人坦诚相见,正做着最为香艳的事情。
-
-实在是被阿雨的东西顶的难受,楠楠轻手轻脚坐直了身子,刚才的悔恨和恐惧感终于消退了不少,而别样的刺激却再次占据了上风。-

-光天化日之下,外面站着两个男人,而自己就在他们身边不到一米的岗哨亭里,赤身裸体的张开大腿,不停吞吐男人火热的东西,这样的经历只怕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那个平日里清纯端庄,所有男生心中的女神正在做这样羞耻刺激的事情。
-
-一想到这里,楠楠的心再一次的蠢蠢欲动,浑圆饱满的屁股也轻轻开始上下起伏。动作缓慢而又坚定,仅仅带起细小的摩擦声,一下又一下攀登快感的高峰。-
两人歇了一会儿,而楠楠也终于到达了快乐的巅峰,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她再一次到达了顶点。那两个难惹你说什么也想不到,就在他俩身边,一个美貌少女堂而皇之的来了一次高潮。-

-两人终于离开,而楠楠也精疲力尽的站了起来,让她没想到的是,阿雨的那物事居然依旧火热坚挺,这让她有些难以自持,不过一想到刚才的危险和羞愧,连忙站起身来将那又爱又恨的东西从自己身上拔出来。悄悄伸出手,打开了门。
-外面依旧静悄悄,楠楠长长松了口气,转头望向了依旧在沉睡的男人,忽然心中升起莫名的情愫。
--
犹豫了一下,楠楠再次捡起阿雨的手机,对着这赤身裸体,下身水淋淋的男人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自己的号码上。
-
-留着做个纪念也好,楠楠这样想着,却忽然发现,阿雨下半身那让自己又爱又恨的东西,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光洁溜溜,套在上面的套子居然不见了!-
这一下楠楠立时吓得魂飞天外,自己不是做好保护措施了么?怎么会这样?-
仔细检查了一下,这才哑然失笑,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本套在男人下半身上的薄薄塑料,竟然夹在自己的蜜壶里面,露出了一个小小的边缘。
-
-小心的将这东西扯出来,楠楠也不禁觉得好笑,之前进入过自己的男生都说自己好紧,自己倒还没怎么觉得,如今看来倒是真的,居然连这避孕套都能给生生剥离下来,一想到这里,楠楠不禁有些小小的得意。
-
-时间也不早了,双腿有些发软的楠楠连忙将手机放回去,关好了门,找回自己藏在一边的鞋子,飞快的离开了这岗哨亭。-

-阿雨依旧在呼呼沉睡,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也不会想到就在刚才他被一个女淫贼倒采花了一次,而那女淫贼,正是全校男生心中朝思暮想的女神,如果知道的话,恐怕他要大呼后悔吧。
-
-心中五味杂陈,猫着腰终于到了荒草丛边缘处的一棵树前,坐在一块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石头上,眼神也有些呆滞,独自发呆。
-
-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叶落到少女洁白的娇躯上,一只手支在腿上,托着下巴的楠楠看起来仿佛一个从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精灵,一丝不挂,圣洁端庄,哪里还有半分刚才在岗哨亭里那淫荡魅惑的模样?-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刚才的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楠楠也说不清自己怎么会那样的冲动,虽然存有理智,可是却不由自主的做出那样羞愧的事情。
-
-想到这里她修长的玉腿情不自禁的夹紧合拢,仿佛再一次感受到了刚才喷薄如火的激情,男人坚硬的物事在身体中冲撞的感觉仿佛依旧存在一般,让她脸上再次红晕阵阵。
-
-「一定是被青青姐和莎莎带坏了!」楠楠咬着嘴唇恨恨的想到,光天化日的赤裸狂奔,如果换做以前的话,自己绝对不会接受这么冒险的行为,然而最近在两人的带动下,自己的胆子居然大成了这样,腹诽埋怨两人一通,楠楠发软的双腿终于缓了过来,从石头上站了起来,四下张望。-

-与青青和莎莎一起玩耍的篮球场在旧校区的西南角,刚才经过一番奔波,经过了位于正南处的学校大门,此时的楠楠已经来到了整个旧校区的东侧位置。-
回头望了一眼刚刚自己坐在上面发呆的石头,湿漉漉的一片水泽让楠楠暗自啐了一口,红霞再次浮上脸颊,自己居然敏感成了这样,此时的她才发现,自己的玻璃钢栓,居然不小心遗落在了那岗哨亭里,完了,这下肯定要被两个妮子折腾了。-
-
心中哀叹着,然而楠楠却再也没有回过头去寻找的勇气,她生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彻底沦落给自己的欲望。
-
-整理好鞋子,扣好叮当作响的脚链,楠楠戴上了墨镜,继续小心翼翼的前行。
-远处高大的栅栏外一人高的荒草丛生,位于城市郊外的大学城,各个学校为了安全大多都立起了高高的栅栏,也正是因为如此,楠楠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赤裸狂奔,否则四通八达,没准哪里冒出个人来,岂不是要被抓个现行?
-
-茅草叶颇为锋利,楠楠不禁庆幸自己手中还有一件薄纱,虽然裹在身上通透无比,仿佛一抹薄烟般没有半点的遮挡效果,但是却能避免自己娇嫩雪白如凝脂的皮肤被划伤。
-
-「传球!传球!」忽然间男生的呼喊声传来,让楠楠吓了一跳,连忙弯下腰,却被刺痛的轻叫了起来。原来在她弯腰的时候,一对D罩杯的豪乳居然荡到了一株不知名的荒草上,这杂草上面长满了带着倒钩刺的小球。-

-而刚才那一下刺痛,正是粉嫩的乳尖被袭击,刺激酥麻的感觉立时席卷全身,依旧敏感无比的楠楠被这一下刺激,险些腿软的跌倒在地。-

-顾不得许多,楠楠连忙握住了自己的一对豪乳,手指尖在那粉嫩的樱桃上不停揉搓,雪雪呼痛,但是不知为何异样的快感却是从心头升起。-
-
远远望去,隔着一人高的荒草,隐隐间能看到一片弧形的铁丝网,还有一个橘红色的篮球在不停跳跃。-
-
「糟糕!忘记这边也有一个篮球场了!」楠楠满脸的犹豫,她忽然想起刚才在岗哨亭里,外面两个男人说的话,显然他们所说的正式这边的篮球场。-
-
不同于西侧被荒废的篮球场,旧校区东侧的篮球场正位于一条大路侧面,旁边荒草丛曾荆棘密布,只有这一条路可以通过。-
-
一想到这里,楠楠心中不禁有些焦急。自己已经耽误了许多时间,如果不能按时回去的话,谁知道那调皮的莎莎会给自己出什么难题?她们不会把自己赤身裸体扔在这里就走掉吧?-
-
硬着头皮,楠楠缓缓的靠近,越往前去,荆棘越是密布,几乎要到了难以穿行的地步,而那篮球场也出现在她眼前。
--
一米五高的水泥围墙,再向上就是破败不堪的铁丝网,靠近水泥路的那边,已经有一段已经毁坏,空荡荡的看着触目惊心。
-
-怎么办?眼下摆在楠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就是安静的等着,等这群男生玩够了离开,再穿过去,可是这群男生刚刚开始,天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
-另一条路就是冒险从这篮球场的侧面穿过去,可是让她为难的是,这体育场虽然是半封闭,下面由水泥垒成的墙,足够遮挡身子,但是在靠近马路的一侧,下方却有接近九十公分的几处排水铁丝网格,这网格每隔五米左右就是一处,就算自己猫着腰想要在那墙壁的遮掩下偷渡过去,也没有什么可能。-

-毕竟自己如果弯着腰过去的话,从这排水网格里就能看到自己赤裸的娇躯,光天化日之下,根本连遮挡的地方都没有。-
-
时间很紧迫,楠楠知道,这条路虽然基本上没人来,但是谁也不敢保证是否会有什么突发事情,如今这条水泥路空空荡荡,尽头处一拐外就是旧校区的主教学楼侧面,只要通过这处危险地带,再向西拐,自己就算是成功了大半。-

-脑筋飞速的转着,楠楠终于下了决定,狠狠咬牙,打算赌上一把,冒一把险。
-被动等待从来不是楠楠的风格,她将手中的薄纱卷了卷,缠绕在了脖子上,顺下一些在肩头,带好墨镜,脉动脚步,脚底下踩着叮铃铃清脆的铃铛声,走上了这条空旷的马路。-
-
苍白的水泥路面已经被晒的灼热,滚滚热浪将路面上的空气都炙烤的扭曲模糊,看起来有些异样的感觉。
-
-而在这笔直宽阔空旷水泥路上,出现了一道美丽妖娆,让人喷血的身影,在那略显扭曲的热浪中,雪白的身影扭动腰肢款款而行,足下是一双凉粉色的运动鞋,在那雪白调皮的脚踝上,一串金色铃铛随着步伐叮铃铃作响。-

-顺着这雪白脚踝向上望去,匀称的小腿晶莹剔透,雪白浑圆的美丽玉腿在光线中显得异常修长,而再向上则是让人喷血的一幕,白花花的屁股居然是一丝不挂,在阳光下闪动着耀眼的光泽,少女的两片雪臀是如此的洁白,甚至白的有些耀眼。
--
尤为难得的是,这样浑圆的臀瓣竟然翘挺无比,虽然不是穿着高跟鞋,但是那翘起的臀丘中间,一道粉红色的缝隙若隐若现,若是仔细看去两片粉红色花瓣都清晰可见,泛动着水润的光泽。
--
楠楠的心中此刻已经是火焰翻腾,谁能想到,自己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光溜溜的走在校园空旷的马路上。-

-≌旷的马路上诱惑的清脆铃声不断响起,里面三个男人虽然正玩的热火朝天,却也听到的这边的声音,捧着球的那男人立时一呆,险些撞在别人身上。-

-「你傻了么?怎么????」被他撞到的人立时发怒,但是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立时也忘记了争吵。-
-
清朗的天空下,阳光洒落在墙头,虽然隔着细密的铁丝网,但是却能清晰的看到一个有着一头火红头发的女孩,正向着这边走来。-
-
因为篮球场四外矮墙的阻隔,三个男生虽然个子颇高,却也只能看见楠楠裸露的肩头,和缠绕在脖子上的轻纱。
--
大大的墨镜遮掩了半边的脸颊,然而露在外面那精致的琼鼻和樱口却是那样的动人,仿佛一个从森林深处走出来的女神。
-
-三个目瞪口呆的大男人说什么也不会想到,遥遥走来的这个绝色美女,轻纱笼罩,裸露着光洁象牙白色的肩头下面,却是一丝不挂,如果他们凑到墙边的话,定然能够看到那光洁赤裸,暴露在阳光下的魅惑娇躯。-

-楠楠面上虽然平静,但是心里却是紧张极了。自己在脖子上绕上轻纱,从上边看起来就仿佛穿着一件薄纱衣一般,可是这几个男生如果跑过来搭讪的话,只怕就要穿帮了。
--
近了,近了!虽然一愣,可是三个男生依旧保持着礼貌,虽然依旧在像模像样的打球,可是那迟缓的动作和不时溜号的眼神却出卖了他们。
-
-楠楠硬着头皮,终于走到了第一处排水格前,脚步略微迟疑。这排水格足足有进九十公分,楠楠的身高虽然有一米七二,可也这高度也仅仅遮挡到大腿根部下一点一二,如果自己稍稍弯弯腿的话,那翘挺的臀瓣和无毛光洁的下体,一定会被里面魂不守舍的男生看到,自己赤身裸体的秘密定然无法保留。-
-
∩是这个时候再想退已经不可能了,暗暗咬牙,楠楠迈开修长笔直的玉腿,略带着颤抖从几个男人面前,跨过了那排水网格。-
-
一米五的宽度,不过是两步的距离,但是楠楠生怕步子迈的太大被发现,只能分成小步向前,动作也不敢加快。
--
「好白!好长的腿,好细啊???」三个男生目瞪口呆,从他们这边望去,只能看到矮墙上面楠楠若隐若现的香肩和半边精致的脸庞,然而当楠楠的一双玉腿从那排水网格下展露出来的时候,耀眼的雪白修长美腿,立时让三个男人几乎要口鼻窜血,嚎叫出来。-
-
其中一个男生下体居然明显的撑起了一个帐篷,引来另外两人鄙夷的神色。-
浑圆饱满,浓纤合度的一双秀场玉腿,欺霜赛雪却又在阳光下带着略微的红晕,虽然是惊鸿一瞥,却也能感受出那惊人的柔韧与弹性,尤其远远望去,甚至有种晶莹剔透的感觉,怪不得这三个男人会失态。-

-只可惜他们不知道,在那墙体后面,他们眼中的这绝色尤物,除了脖子上的薄纱之外,其余根本就是一丝不挂,如果没有这矮墙的遮掩,他们就能尽情的享受饱览面前这美女一丝不挂的玉体。
--
如果他们知道的话,只怕要恨得牙根痒痒,把这该死的墙推倒吧?楠楠的双腿在颤抖,大股的蜜汁顺着腿留下来,三个男人并没有看错,这玉腿若隐若现间果真是晶莹剔透,但是晶莹剔透的却是少女那甘甜的蜜汁而已。-
-
「居然是超短裙,现在的女孩真的好开放,要是高跟鞋绝对更诱惑!」其中一个男人吧嗒着嘴说道。-

-他哪里知道,面前的这美貌少女,比起他想象的更要开放不知道多少倍,什么超短裙,根本就是一丝不挂,玉体横陈,而且是光天化日之下裸奔!-
-
天啊,在三个男人火辣的目光下,全身赤裸的楠楠几乎要呻吟着瘫软在地上,比起刚才在岗哨亭中那刺激的感觉,一次次火热巨大的物事穿刺自己身体的感觉来,楠楠却是觉得这火辣的目光更加的跳动起了自己的情欲,几乎难以自己。
-面上虽然是没有表情,可是她的手却已经悄悄摸上了自己高耸的胸部,缓缓揉捏自己粉嫩的樱桃,嘴角掠起一道魅惑之极的笑意,这三个好色的男人绝对不会想到,他们眼下正偷看的美女,在墙体后面不但是一丝不挂,而且还当着他们的面在玩弄自己id身体,可是他们却只能瞧着。
--
有了过第一个排水格的经验,楠楠不再慌张,而是一边揉搓着自己洁白粉嫩的乳峰,一边面色正常的从下一个排水格前走过,然而下身蜜壶中的蜜汁却是再也抑制不住,不停的流淌下来,这使得楠楠禁不住悄悄的将手指伸到了那两片粉嫩花瓣中间,仅仅是轻轻一探,居然就已经满手的汁水淋漓。-
-
面上一红,楠楠暗自啐了声,觉得自己这么做实在是太羞耻了,竟然在三个男人面前自慰,少女的矜持让她恢复了些许清明,想要快点走过这一段路,离开这三个男人火辣辣的视线。-
-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走到哪矮墙上方铁丝网的破损处的时候,一道橘红色的影子猛的飞了过来,因为带着墨镜的缘故,当楠楠的眼角掠过那道影子的时候,那橘红色的篮球已经飞到了她面前,以一个巧妙的弧度向她的胸前撞击而来。-

-哎呦!轻声痛呼,楠楠32D的豪乳不停跳动,因为刚才已经情欲勃发的缘故,她的粉嫩乳尖翘挺无比,被这该死的篮球猛的撞击,立时剧烈的刺激感传来,说不出的感觉,并不是想象中的疼痛,反而有种让楠楠难以言明的奇异快感。-
那篮球在楠楠的胸上撞击了一下之后,随后反弹到了墙上,然后再次反弹,再次砸到了楠楠的手。
-
-让楠楠尴尬惊呼的正是因为这个,她的手指正轻抚在自己的蜜壶口,被这猛的一砸,居然两根手指不自觉的用力,突兀的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
无论什么时候,楠楠用手指满足自己,都会是在自己先知先觉的情况下,而这种不小心被自己的手指侵入,倒还是第一次,而且自己获褥感的时候,都仅仅是一根手指啊,这一次两根手指进入,立时让楠楠樱桃汹猛的张开,头微微后仰,差点晕厥过去。-

-手指碰触在了蜜壶里面略微粗糙的一块地方,强烈的刺激感使得楠楠双腿颤抖,如果不是眼前还有三个男人的话,她几乎要大声呻吟着倒在地上,发泄自己的快感。
--
面色涨成了娇艳欲滴的桃红色,大股蜜汁从指缝中奔涌而出,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淋湿了前方一片。-

-该死,自己居然被一个篮球配合自己的手指强奸,直接找到了自己最敏感的G点,并且在三个男人面前,高潮了????-

-脑海中一片空白,强烈的快感已经快要将楠楠的理智摧毁。自己身体里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这里,楠楠一直都知道,所以从来没有强烈刺激过这里,可是这一次却是在突然的情况下,猛烈的碰触到了那最柔软最敏感的地方,要知道自己上一次不小心碰到这里,是独自一人在家,强烈的快感都让她尖叫出来,可是这一次的力道与突兀程度根本不是那一次能够比拟的,此刻的楠楠大口喘着粗气,强忍着喉咙中要发出的声音,鼻翼不停的煽动,因为这一次的高潮,实在是太强烈了。
--
没事吧?声音远远传来,因为走神失手砸到美女的男人面色尴尬,连忙想要向这边走来,这可吓了楠楠一跳。
-
-「啊!啊!没事,没事!」楠楠都没有发觉,因为这高潮的刺激,自己原本黄莺般的声音,此刻已经是柔媚入骨,媚意横生,仅仅是两声轻轻的啊啊声,就已经让远处的男人挺枪致敬。
-
-「不用过来,我扔给你!」眼见男人还有向前的趋势,楠楠连忙说道,如果让这五大三粗的男人走到矮墙边上,自己一丝不挂的情况可就你难以遮掩了。-
此时的她才尴尬的发现,自己的手指居然还留在蜜壶里,自己那窄紧的腔道仿佛小嘴般不停的抽动吮吸着突如其来的异物,满是意犹未尽的感觉。
-
-楠楠的脸色更加红了,她没想到,一向被称作清纯女神的自己,居然赤身裸体的鹤男人交谈,而且说话的时候,手指居然还深深没入了少女私密的部位,这样的情况让她又羞又怯,连忙将手指抽了出来、刚抽出手指,楠楠吓了一跳,又险些叫出声,连忙另一只手伸了上去。
--
原因无他,楠楠实在是太敏感了,而且蜜汁的丰沛程度简直让人瞠目结舌,刚刚虽然已经喷涌出大量的蜜液,可是手一离开,居然依旧有大量晶莹的蜜汁涌出,这样下去的话,只怕自己的鞋子都要被淋湿了。-

-暗自咒骂自己的身体为何这么敏感,楠楠抱起了篮球不禁暗暗叫苦。-
-
橘红色的篮球上,水泽晶莹一片,少女的芬芳气息扑面而来,原来刚才篮球的落脚点,正是楠楠的正前方,高潮到来的楠楠,少女最为诱人的甘甜蜜汁,竟然大半都喷洒在了这幸运的篮球上。-

-而楠楠此刻的双手依旧汁水淋漓,从地上抱起这个篮球,原本还有小半干爽的橘红色球,此刻就仿佛是被水浸泡了一遍一般,竟然滴答滴答的乡下流淌着液体。-
-
这让自己怎么把这篮球送回去?一想到自己最私密处流出的爱液居然被三个陌生的男人随意把玩,和男人的汗水交融在一起,甚至会被他们不小心抹在身上,楠楠的的心再次一片火热。-
-
小心接着!不还球是不可能的,再晚一点的话,那三个虎视眈眈的男人只怕就要冲过来了,而且自己全身一丝不挂,想要擦拭这篮球都不可能,楠楠只能心中暗自哀叹一声,小心的伸出玉手,将这篮球隔着矮墙扔了进去。
-
-∩能是太过得意忘形,楠楠向上扔篮球的时候居然稍稍直了直身子,小半个上半身立时间在三个男人眼中,楠楠肩头下那圆滚滚翘挺的乳房居然露出了大半,即便没有胸罩的束缚,依旧能够看到半边深深的沟壑,只可惜在薄纱下却是惊鸿一瞥,也幸好楠楠没有傻到跳起来,否则的话粉嫩的蓓蕾就要被人看光了。
-哎呀,小心!楠楠惊叫,或许因为楠楠实在是太诱人了,站在不远处发呆的男人居然没有注意到这篮球的到来,橘红色的篮球一下子撞在了男人的脸上。-
幸好楠楠的力气不大,否则这个傻男人真的要脑震荡了。篮球完全的亲吻在了男人的面颊上,来了个嘴对嘴,这发呆的男人被击中,立时抱住了这篮球。-
然而当他拿开球的时候,楠楠清晰的看到他的口唇间和脸上,水渍宛然,晶莹一片。
--
〈到这一幕,楠楠立时羞红了脸,自己最私密处,少女的蜜液,居然被一个陌生男人品尝,这样的尴尬实在是让她羞怯。
-
-呃,男人一愣,有些搞不明白,这么炎热的天,为什么地上还会有水?而且这篮球上的水渍居然还向外散逸着某种古怪而又让人心神荡漾的味道。-

-他哪里知道,此时此刻沾了自己满脸的正是面前这绝色少女所有男人都想探寻的私密之处,流淌出来的蜜汁呢?
-
-顾不得这发呆的男人,楠楠羞红了脸,连忙夹紧雪白的双腿,带着高潮后的余韵,小心的沿着墙壁向远处走去。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空旷的水泥路上就自己一个女孩子全身赤裸的站着,如果有人来的话,发现自己全身就披着一片薄纱和三个男人隔墙相望,只怕要被吓死。
-
-眼见这貌美的女孩离去,三个男人收回了失望的目光,其中一个没好气的呼喝,「还不快传球?想什么呢?我靠,你怎么弄这球上一下子的水?」接过球的男人有些发呆,另外两人的目光也被这满是晶莹水泽的篮球所吸引,并未注意到,远去少女转入拐角时那惊鸿一瞥赤裸纤细的腰肢,和浑圆饱满的翘臀。
--
幸好过了这露天篮球场,不过十余米就是破旧的一栋教学楼,楠楠心有余悸的飞快走过了转交,回头张望才发现,那三个男人并未发现这边的异状,心里满是刺激的感觉,但是却又有些小小失落的样子,在转弯前略显得意俏皮的晃动了一下自己那足以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沉迷的雪白臀瓣。-
-
机会给你们了,可是你们不知道珍稀,本姑娘的身子就在这里,如果你们看见追上来,我可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哦!
-
-】在阴凉处略显冰冷的墙壁上,楠楠大口的喘着气,这一条路虽然仅仅百余米远,但是紧张刺激的程度却超乎想象,耗费了她许多的力气。
-
-此时此刻的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是口干舌燥,胸膛里也火烧火燎的。
-
-不行,天实在是太热了,眼下路程虽然仅仅只有小半,可是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还有什么意外情况等着自己,这样热的天不补充水分只恐怕自己要中暑晕倒。
-一想到自己如果全身赤裸的晕倒在路上,楠楠心中就打了个冷战,那样难堪的样子被人发现,只怕自己真的要任人鱼肉了。
--
长长的舒了几口气,阴凉的气息终于带走几分燥热,却无法熄灭楠楠心头的火焰。她稍稍张望了一下,目光忽然一亮。-
-
原来自己不经意间已经来到了主教学楼的侧面,旧校区的主教学楼造型奇特,侧面的棱角弯曲凸凹,而此刻全身赤裸的楠楠正站在一处凹陷里,在她的左上方,一道破旧的窗户露出一道缝隙。
--
薄薄的嘴唇抿了抿,楠楠不停的在计算着得失。自己如果继续向前,向着旧校区的北面行进的话,不出十分钟就能到达学校北面的灌木丛带,但是一路上要经过不少的危险区域,就算自己贴近北方的灌木丛带前行,校园的外侧却是一条高速公路,最重要的问题是,那条高速公路离学校非常近,哪怕自己在灌木丛外侧行走,如果有车经过的话,简直就相当于从二楼阳台的高度看见一楼楼下人那般清晰的距离。
--
原本楠楠也有些犯难北侧如何过去,不过眼下她却有了个绝佳的主意。虽然稍稍冒险,但是却不用忍受这太阳酷晒之苦,最最重要的是,自己眼下已经是全身黏黏的难以忍受,急需寻找些清水来擦洗。
-
-周围静悄悄的,只有若隐若无的篮球声传来。原本旧校区就已经半荒废,只有一些艺术系的学生偶尔来上课,今天是周末,碰见人的机会简直少之又少。
-短短片刻,楠楠就已经拿定了主意,踮起脚尖向上偷偷望去。楠楠的个子在女生里已经算是很高的了,可是旧教学楼的地基就足有一米,而这个窗户在外面看来离地将近两米的样子,着实有些高。
-
-伸出手去,楠楠的指尖碰到了那扇开了一条缝的窗户上,那窗户随之晃动了一下,这让她心中大喜。-

-显然不是封死的,可能是哪个上课的学生随手打开忘了关吧?想到这里楠楠不再犹豫,双手攀在了窗沿上,一只脚踏上了这外墙一米高的地基外沿,虽然只有一公分左右,也足够落脚了。
-
-破败没有人的旧教学楼,古旧的窗户,在阳光明媚的夏天仿佛一道古朴的风景画,然而此时此刻却显现出一抹春色。不知何时,在那窗边,一条雪白的影子正紧张的东张西望,少女全裸一丝不挂的背臀完全显现了出来。
-
-修长笔直的两条玉腿,纤细只堪一握的蜂腰,尤为让人喷血的是,因为那小小的地基边缘实在是太小,少女只能两个脚尖搭在上面,为了保持重心,只能紧绷双腿,身体前行,将那原本就翘挺浑圆雪梨玉瓜般的臀瓣翘的更加高耸,如果有人站在她身后,都不需要仰头,就可以清晰的看到少女双腿间那绝妙无比的诱人风光。-
-
两片粉嫩嫩花瓣般舒展,还带着晶莹露珠的阴唇,粉红色略微舒展的菊花蕾,在空中不停的摇晃,不时还有些许蜜汁流出来,实在是诱惑淫荡至极,仿佛就像是一倡心安排的少女裸体秀,一览无余引人垂涎。
-
-楠楠只觉得全身都酥麻颤抖,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过耗力,她可以想象出自己眼下是怎样一个姿势站在窗外,如果后面有人经过的话,自己连遮掩都没有。尤为让她感到刺激的是,因为撅起屁股叉开双腿的缘故,此刻吹来的夏日凉风正如同一双手般不停抚弄自己敏感而又肿胀的两片花瓣,并且不停的向里面钻去,将身体内的那一团火焰吹的更加旺盛,浩大。-

-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明面个刚才已经高潮了几次,可是为什么自己的欲望却越来越高涨,那火焰几乎要将自己燃烧成灰烬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