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直接找她们的妈
我直接找她们的妈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就在外面的人都要急死了的时候,忽然,门开了,虎娃一脸爽快的走了出来。
-  “啊,你终于出来了,三个半小时,小玉儿呢,她没事吧。”
-  庞燕第一个冲了上去,庞青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光头也是一样,不过都没冲上去。
-  他们都担心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
“她,没事。”-
虎娃苦笑。只是发生了一点意外,我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  他的话音刚落下,庞玉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  看到她的样子,顿时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就连庞青都呆住了。-
因为,她的身体现在看上去比之前要丰满的多了,而且,脸蛋明显比刚刚变得成熟的很多。-
“现在的我好看吗。”-
庞玉耍宝一样的看着庞燕说道:“呀,我还以为我有幻觉了呢,姐姐,我真的长高了一点呢。”-
她说着,庞燕这才感觉,庞玉的确是长高了,她刚刚进去的时候和自己是差不多高,现在竟然比自己高出了有几公分,足有一米七五左右了。
-  “这个,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  庞青惊讶的问道。
-  庞玉和虎娃顿时都无奈的摇了摇头,相视一看,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默契。
-  的确,刚刚在房间里的确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但是这些话,他们决定永远也不说出去。-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不能解释一件事情的原因,很可能就会被人当成是怪物来看待的。
-  “嘿嘿,现在我比刚刚要成熟的多了,比姐姐都要成熟,这下你不用有心里负担了吧。”-
庞玉顿时看着虎娃笑着说道。-
虎娃还是摇摇头,说道:“不行,不管怎样,你还是十六岁,不行的。”-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好玩啊,我的身体已经比十八岁的女孩还要发育的好了。”
-  庞玉顿时不屈的争执道。
-  “那也是十六岁。”-
“我已经比二十岁的女孩还要懂事了。”-
“那也是十六岁。”
-  “你已经把我睡了。”
-  “·····”虎娃无语了。-
对于这个问题,他不管是找出一千个理由,还是一万个理由,都无法敷衍过去。-
“好了好了,别吵了,小玉儿,你现在身体是什么情况,有没有感觉好点了啊。”-
庞燕最关心的还是庞玉的身体。
-  “嗯,好多了,只是感觉身体里还有冰凉的感觉,而且,我身体里的公主也沉睡了,我现在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估计是要变异了。”
-  庞玉说道。-
庞燕一愣,点了点头,看着虎娃说道:“小玉儿就交给你了,这个礼拜,我不管你什么原因,都必须陪着她,不然的话,哼。”
-  “我支持。”-
光头也说道。-
只是他的话顿时就遭到了庞燕的一个白眼。-
“你有什么资格说话,一边呆着去。”-
她说道,光头还真的悻悻的走到墙角呆着去了,无比的乖。是了,小玉儿,我怎么看你走路,好像一点都没有难受的感觉啊。“
-  听到她的话,庞玉不由一愣,转了一圈,甚至还跳了两下,这才惊讶的说道:“是啊,我也才发现这个问题,难道我刚刚是在做梦,其实我和他什么都没发生。”-
她说着,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
虎娃顿时纠结啊。-
他是无比肯定自己刚刚的确和庞玉发生了关系的。
-  开心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很快就到了下午五点多,虎娃和王秋艳还有木风一起往楼下走去,光头则是留下来保护庞玉了,他现在简直是把庞玉当做自己生命中的全部。
-  他们刚刚走到包间门口,正好就碰到刘老虎走了过来。-
“哎呀,我刚刚说是到楼上找你,但是就担心打扰了你,所以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你,赶紧,这个文件给你,这是大龙集团的调查报告。”-
他说着,把一个黄信封递给了虎娃。-
虎娃点点头,接了过去。-
他们刚刚进去,没几分钟,刘殿德就来了,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谢顶的中年人。
-  “呀,你们都到了啊,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县酒厂的厂长王长水,王厂长啊,这位就是大龙地产的董事长刘老虎先生。”
-  刘殿德很热情的给他们互相介绍着。
-  一阵寒暄后,进入正题。-
双方主要还是刘殿德和王秋艳在谈,说白了,就是把那天已经谈好的事情在今天再重复一遍,让这个王厂长听一遍,走个过场而已。
-  半个小时后。-
“哎,算了,这个结果其实已经超过了我的想象,比我想象中的要好的多了,就这样吧,我们签字吧。”-
王长水叹了口气,说道。
-  刘老虎立马就从王秋艳的手上结果已经写好的合同,给他递了过去。-
王长水也干脆,在上面很干脆的写上自己的名字,起身就告辞。-
显然,他的心情十分不好。-
“哎呀,王厂长,再吃点饭啊,你看,这么大的生意,你一口酒都还没喝呢。”
-  刘老虎立马就站起来看着他说道。-
“不了,我现在没有吃饭的心情啊。”-
王长水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就准备走。-
刘老虎立马就准备迎上去送他,却听到虎娃猛的咳嗽了一下,转头看去,就看到他正在微微的摇头。-
顿时,他一愣,就缓缓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  等到刘殿德一脸满足的离开了,他才看着虎娃问道:“你刚刚为啥不让我送送人家啊,好歹是个厂长,我还给人准备了一个红包呢。”-
“你呀,就是被这一点给害了。”
-  虎娃指着他说道:“他虽然是一个厂长,职位上是正科级的,但是他却不是刘殿德的人,如果你迎上去给他送个红包,不是就有把柄落在人家手上了,到时候,有嘴也说不清楚啊。”-
听到他的话,刘老虎顿时一愣,然后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  “不过其实这个事情也不能怪你,只能怪这官场实在是太复杂了。”
-  虎娃无奈的说道。-
刘老虎点点头,没说话。
-  几个人又寒暄了一会,然后就分开了。
-  刘老虎去玩了,而虎娃则是直接上楼。-
到了楼上,就看到庞玉和庞燕正坐在沙发上看录像带,看到他进来,庞玉立马就光着脚丫子朝他跑了过来,一把扑进了他的怀里。
-  “你终于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她两只胳膊抱着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一脸开心的说道。
-  “我才走了不到两个小时啊。”
-  虎娃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不管,我就是感觉有好久了。”-
庞玉说道。我感觉都有一天,不,有一个礼拜,一个月都没见你了,好像你啊。“-
说着,就把脑袋在她的怀里蹭着。
-  看到她的样子,虎娃顿时就有种很无力的感觉,看向庞燕,却看到她也是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好了,乖,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是了,我等会晚上可能还要出去应酬,可能要晚点回来。”-
虎娃说着,就准备往沙发上坐。
-  王秋艳也在边上给他解释道:“晚上他要去和天上人间的老板谈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不方便带太多人去,我都不去,只有木风陪着他,不过我感觉不安全,最好光头你也能陪着去。”
-  “必须要出去吗?”
-  庞玉顿时就坐在虎娃的怀里,含情脉脉的看着他说道。-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和她发生了关系,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体现在还没有完全好的话,虎娃真的会把她一把给推开的,但是现在,他不能,也不想。
-  “是的,必须要去。”-
他说道。
-  庞玉顿时就有些不开心的“喔”了一下,然后就看向了光头说道:“晚上我不需要你陪了,你去保护他吧,他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感觉心里暖暖的。
-  只是庞玉下来的一句话顿时就让他感觉心里冰凉冰凉的,顿时就好像从喜马拉雅山掉到了马里亚纳海沟里一样。-
“记得要好好看着他,不能让别的女人把他给抢走了,如果他找其他女人了,一定要回来告诉我,要不然,这一辈子你别指望我认你了。”
-  光头顿时就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保证完成任务。”-
虎娃顿时就撇了撇嘴小声的说道;“叛徒。”-
他晚上当然不是去天上人间谈什么狗屁生意,对于生意上的事情,他从来都不关心,他主要是去天上人间去见几个故人,他也是刚刚在吃饭的时候才收到的传呼信息。
-  到了天上人间,他甚至没有去给向南天打个招呼,就直接奔包间去了。-
306包间,他刚刚进去,就看到了秦氏三姐妹中的秦如梦正在唱歌,看到他进来了,秦如梦顿时就把话筒放在桌子上往他怀里扑了过去。-
虎娃赶紧伸手把她给抱住。
-  看到眼前这几个一个比一个胖,但是都胖的十分有韵味的女人,木风和光头顿时都愣住了,不约而同的都看向虎娃,佩服他的口味的确是够重。
-  “姐姐,你耍赖,你说他来了让我先抱的。”-
秦如心顿时就闹了起来,也跑过来要抱虎娃。-
“好了,先别闹了,都有份,都有份。”-
虎娃和哄小孩一样的笑道:“是了,怎么好长时间都不见你们来大龙县啊,我也没时间去市里看你们,还以为你们都把我给忘了呢。”
-  听到他的话,顿时坐在沙发上的秦如花就叹了口气说道:“别提了,自从上次钱来麻将馆出了事情之后,我那个死鬼爹就不让我们几个出去了,不仅如此,竟然还要我们几个去相亲,这不,还是借着相亲的名义才跑了出来,和你见个面,你的传呼号码我还是问刘殿德要的呢。”
-  虎娃一愣,顿时明白了。
-  秦氏三姐妹的母亲风月如是南华市的副市长,兼任党组委书记,还是标准的正厅级,有这么厉害的一个妈在上面罩着,她们就算是让刘殿德亲自到包间里来给她们唱歌也不是不可能。-
官大一级就压死人了,更不要说人家比他大了不止一级了。-
把木风和光头都撵出去,虎娃这才疯狂了起来。-
每天都碰的是一些身材很好的女孩,偶尔再碰一下这三个胖子,顿时感觉简直爽透了。-
特别是这三个女孩的酥胸都特别的大,简直是让虎娃爽透了。-
“我先来,我先来,我都快想死你了,你不知道,我爸给我找的那个男人,简直啊,枯瘦如柴,个子还不高,就是家世还行,你知道我怎么把他给逼走的吗。”
-  秦如心说着,就扑进虎娃的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脖子。-
“不知道。”
-  虎娃笑着说道,同时两只手已经顺到了她肉嘟嘟的大腿上,抚摸着她光滑细嫩的皮肤。
-  “哈哈,我就告诉他啊,我每天要让男人伺候两个小时才能满足了,然后他那脸啊,立马就变得苍白,然后借口说肚子疼,溜了。”-
秦如心说道,就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  她笑,虎娃也跟着笑。-
只是明显,他的笑容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和这几个女孩之间,他只有欲望和利益,没有其他的东西。
-  几乎是很粗暴的挺进秦如心的身体,疯狂的运动,直到她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了,然后就是秦如梦,最后是秦如花。-
等到把她们都放倒了,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了。
-  “呀,都十一点多了,我要先走了啊。”-
虎娃看着她们几个说道,然后转身就拉开包间门走了。
-  他完全不担心她们几个会在这里被人欺负,以她们的身份,真的是只要别人不欺负她们就已经很好了。
-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折腾到凌晨三四点呢。”-
他刚出来,顿时木风就看着他银行怪气的说道:“这么大的三个肉球你竟然都喜欢,真不知道你是什么口味。”
-  虎娃顿时就不屑的看着他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一看就知道你没碰过女人,我告诉你个秘密啊。”
-  他贴着木风的耳朵说了一句悄悄话。
-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啊。”
-  木风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如果这样的话,我下次也找个胖女孩玩玩,看看是不是。“
-  看着他们两个在说悄悄话,光头顿时就有些不乐意了。
-  “好了,赶紧回去了,我女儿还在房子里等着你呢。”-
他看着虎娃说道。-
顿时,虎娃就有些无语。-
他是发现了,这个家伙自从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之后,就把什么事情都不当回事了,心里就只有他女儿。
-  “好了,知道了,我可警告你啊,不要把刚刚的事情告诉小玉儿,不然的话,她肯定会伤心的。”-
虎娃想要威胁光头,却发现自己没什么能威胁他的,就如此说道。
-  光头顿时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  只是回到酒店的时候,他还是很干脆的就把虎娃给卖了。
-  “哼,我就知道男人根本就靠不住。”
-  庞燕顿时就看着虎娃冷哼了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到另一个房间去睡觉了。
-  看着她生气了,虎娃顿时就想去追,但是却听到庞玉也冷哼了一下,往卧室里走去。-
他也想去追,只是却看到王秋艳的脸色也不对劲,顿时干脆谁也不追了,坐在沙发上闷着脸不说话了。
-  “你说实话,你喜欢秦家的三胞胎吗。”-
王秋艳忽然看着他问道。-
虎娃一愣,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啊。”-
“我只是在想,如果这三个女孩能帮你的话,你往前走的路会变得更加稳固。”
-  王秋艳说道:“你或许不知道,风副市长对她这三个女儿可是十分的宠爱,为了她的三个女儿,她愣是没有答应为秦长水再生个儿子。”
-  她又道:“如果你能得到这三个胖女孩的支持的话,就相当于是得到了风月如的支持,那样的话,你在处长之前的仕途之路,几乎没有任何的障碍可言。”-
虎娃明白,她说的都是实话,只是却还是摇了摇头。-
“我并没有这个打算,对这三个女孩,我虽然很喜欢她们的身体,但是却很不喜欢她们的大秀脾气,所以,我并没有准备和她们深交。”
-  他说道。
-  “不过我还是有办法能够让她们的力量能够为我所用的。”-
听到他的话,顿时王秋艳愣住了。
-  “说说你的办法。”-
她很感兴趣的问道。-
虎娃顿时哈哈的笑了,说道:“无毒不丈夫,我既然已经沦落到了这个程度,那么也不在乎把事情做的更绝一点,我不找她们三个,我直接找她们的妈。”-
-
听到这话,顿时,王秋艳就一愣。-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啊。”-
她问道,心中却产生了一个很荒谬的想法。-
虎娃顿时摇头笑道:“你懂,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问你,我虎娃最大的有点是什么。”-
“你的最大优点?”
-  王秋艳再次一愣。我感觉应该是你的人品比较好吧。“-
她说道,只是这句话连她自己也不怎么相信。-
“屁,什么狗屁人品,我最大的优点,是我这里比较大,我比较会哄女人。”
-  虎娃毫不避讳的说道。-
顿时,旁边几个人都是一阵无语。-
王秋艳一愣,也没继续问下去了,她已经知道虎娃想干什么了。
-  “你呀,就是太不要脸了。”-
她看着他笑道。
-  “你说谁不要脸呢,要不要我更加不要脸一点啊。”-
虎娃说着,就朝着她扑了过去。
-  顿时王秋艳就笑着急忙躲开。
-  “你还是去陪小玉儿吧,早点让她的身体好了,然后你也轻松了,我们大家也放松了。”-
她看着虎娃说道,顿时也往门外走去,到了门口,又回头看着他说道:“晚上可不敢太用功了啊,别把人家的身体给弄垮了。”-
说完,就娇笑着拉开门走了出去。
-  拉开卧室的门,就看到里面的灯竟然没开,正准备伸手去开灯,就感觉自己被一个冰凉的身体给抱住了,顿时一阵冲动就从心底传了出来。-
接下来几天的日子,虎娃的生活都过的很平淡。-
地产公司和投资公司有刘老虎和王秋艳在操心,他则是白天上班陪着刘殿德,晚上专程陪着庞玉。-
经过这几天的奋斗和努力,庞玉身体里的凉气已经差不多要清理干净了。-
“看这样子,最多三天,你身体里的凉气就能完全清理干净了。”
-  虎娃睁开眼,长呼了一口气说道。
-  听到他这话,庞玉顿时就冷哼了一下。
-  “怎么,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在一起啊。”
-  她撇着嘴说道。
-  虎娃苦笑,说道:“不是不想,而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总有负罪感,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还是不喜欢我,你这是要抛弃我了吗。”-
庞玉说着,眼眶里就开始泛红了。-
虎娃立马就赶紧哄她。
-  “是了,我要告诉你个事情,今天我要去下乡,你要不跟着我一起去,要不在这里等我,我晚上赶回来就是了。”
-  哄了一会,虎娃无奈的说道。-
庞玉顿时一愣,问道:“什么是下乡啊。”-
“就是到乡下转转,看看老百姓的情况,这就是下乡。”-
虎娃解释道。
-  从进入县委到现在,这还是他第一次下乡,他是格外的认真。-
“这样啊,那,要不我跟着你去吧,你每天往回跑好累的。”
-  庞玉很乖巧的说道。
-  虽然虎娃有些不想让她跟着,但是想了想,也绝对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  现在她的身体正在最关键的时候,最关键是她体内的六翼金蝉幼虫还没有苏醒过来,他担心,一旦自己不在,她体内的寒气逆袭,庞玉就真的危险了。
-  不过当他到了县委,知道自己下乡的地方,顿时就惊呆了。-
“不是吧,领导,你让我去小风镇视察工作去。”
-  他惊讶的看着刘殿德问道。-
“是啊,那里不是你的家乡吗,你顺便可以回一趟家嘛,怎么,你不想去啊。”-
刘殿德奇怪的看着他问道。-
他怎么能知道,虎娃最怕的就是这个。
-  庞玉要走,庞燕就肯定要跟上,要去小风镇的话,碰上林清丽的几率太大了,这才是他最不想遇到的事情。
-  “没,没有,我想去。”-
虎娃赶紧改口,笑着说道。-
“这就对了嘛,年轻人不能怕吃苦,到下面转转,沾点地气,对以后是很有好处的嘛。”-
听到他同意了,刘殿德顿时眉宇间的一丝不快才消失了。
-  虎娃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办公室出去的。
-  到了门口,看到木风,他顿时就把他拉着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怎么了,和当贼一样。”-
木风奇怪的看着他问道。
-  “不是啊,我是想问你一下,如果啊,我是说如果,你带着一个喜欢你的女人,碰上一个你非常喜欢的女人,你会怎么办。”
-  虎娃问道。
-  木风一愣,摇摇头说道:“这就要看你如何选择了,不过大多数的时候,你是没有选择的,因为喜欢你的女人会努力的在你面前表达她对你的爱,你喜欢的女人见到了,肯定会以为你已经有女人了。”-
说道这里,看到虎娃的脸色变得十分苦涩,这才停了下来。
-  “怎么了,还有什么女人能把你一个大情圣给难住了啊。”-
他笑着看着虎娃问道。
-  虎娃摇摇头,叹了口气,没说什么,转身就往楼下走去。
-  下乡是虎娃和司机老王一起去的,按照计划,是要在第二天回到县里,回来汇报一下,然后再去另一个镇里。-
“王哥,咱们能不能不去村里啊,当天就回去。”-
车上,虎娃看着老王问道。-
“这可不行啊,大秘书。”
-  老王笑着说道,他对虎娃的印象是极好的。哪怕是到下面转上一圈一刻不停都行,但是必须要到村里去啊,不然的话,回去了不好交代啊。“-
虎娃沉默,点点头,不说话了。
-  “怎么,我们去一趟村里正好路过你家,到你家去转转,不好啊,坐公车回家,还能风光一把呢。”
-  老王看着他的脸色不对,立马就奇怪的问道。-
“没事,我没事。”
-  虎娃说道,想了想还是给老王说了实话。王哥啊,你看到咱们后面跟着的那辆车了吗。“-
老王一愣,说道:“知道啊,那不是你的朋友吗,他们一直都跟着你的啊。”-
“这次不一样,上面有两个女孩,可是我回家的话,怕是肯定会遇到另一个女孩,我不想让她们碰到一起。”-
虎娃说着,顿时一脸的纠结。-
老王一愣,然后就摆摆手笑了。
-  “我当是个啥事啊,就这个啊,狗球,你以为我啥都不知道啊,你个小色鬼,平日就喜欢招惹女人,现在知道头疼了吧。”-
他先是打趣了一下虎娃,然后说道:“其实啊,这个事情也没那么难,你完全可以到时候让他们在村口等着,然后咱们进去就好,如果他们不愿意的话,就说我们在执行公务不就行了。”-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眼睛就亮了。
-  “王哥,你真行啊。”-
他冲着老王竖了根指头,说道:“这一招绝了,我知道要怎么办了,等会咱们不去镇里,直接先下村里,直接先去我家,然后把她们放到我家陪我爸妈,然后咱们出去转,转完了再回来接她们。”
-  老王一愣,笑着指了指他,摇摇头没说话。
-  就这样,两个人先去了刘家沟,车一直开到了自家的房基前才停了下来,刚停车,虎娃就看到自家房前竟然乱哄哄的,不由就眉头一皱,急忙下车往那边走去。-
“叔,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  他看着旁边正好走过来的王二问道。-
王二看到他,顿时脸上就露出欣喜的笑容,冲着人群里喊道:“刘虎,刘虎,你娃回来了,这事情简单了。”-
“虎娃,走,赶紧到里面去,其实按说也没啥事,你家盖房子把一个工头给砸了,其实就是脚上砸了个小伤,没啥影响,养几天就好,你爹说给人家赔钱,但是人家张口就要五万块,还叫了一群人过来,这才闹了起来,这不,村长正在和人家谈判。”-
他说完话,虎娃就已经走到了人群里面。
-  “我告诉你,五万块是不可能给你的,你这是敲诈,是勒索,我完全可以去公安局,去法院告你的。”
-  或许是听到虎娃回来了,也或许是刘康复的火气被激发了,指着对方一个穿着西服的青年就喊道,一边喊一边把桌子拍的砰砰响。-
“哟,怎么,你个小小的村长都敢这么牛了,你知道我姐夫是谁吗,我说出来吓死你,我姐夫就是咱镇派出所的副所长,你去告啊,尽管去告,他妈的你今天不去告你就是我养大的,老不死的狗东西。”
-  青年说着,伸手就朝着刘康复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  顿时,人群就炸翻了。
-  围观的大都是村民,看到村长被人打了,那还了得,顿时就嚷嚷着要打人,就在这个时候,虎娃和王二来了。-
“什么,你一个镇派出所的副所长,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也敢在人民面前大呼行,你刚出生时候你妈教你的礼义廉耻都他妈的喂狗了啊。”
-  虎娃一进来,正好看到刘康复被打,顿时就毫不犹豫一巴掌朝着男人的脸上就扇了过去,一边扇一边大吼:“尼玛的你敢躲的话,我保证,你绝对活不到今天晚上之前。”
-  听到他凌厉的话,青年顿时一愣,另一个脸蛋也挨了一巴掌。-
“你是谁,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姐夫是谁吗,我姐夫是镇派出所的···”青年被打了,顿时就想再次报一下自己姐夫的名号,但是却被虎娃再次一个巴掌给扇断了。-
“尼玛,我就说怎么干部里面能出来你这么个孬种,原来你说的是你姐夫是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啊,他妈的,真是天下大乱了,仗着这么一个小官你都敢这么嚣张了,如果你姐夫是市长的话,你是不是还要杀人了啊。”-
他越说越来气,直接一脚就把男人给踢翻,还想再踢,却被老王给拉住了。
-  “先别着急上火,先让我问问他。”
-  老王看着虎娃说着,然后先指着青年背后的一群人吼道:“你们最好都给我安静一点,不然的话,别说是一个小小的镇派出所副所长,就算他是县公安局的局长,也救不了你们。”
-  顿时,一群蠢蠢欲动的人就被他吓住了,愣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的身份,你看我,我看他的犹豫了。
-  看到他们安静了,老王这才看着地上躺着正在挣扎着要爬起来的青年说道:“你说你姐夫是小风镇派出所的副所长,那我问你,你姐夫是刘玉弄,还是肖长远。”-
听到人家竟然知道派出所两个副所长的名字,顿时,青年就有些慌了,眼睛翻了翻,说道:“我姐夫是肖长远。”-
“屁。”
-  老王顿时就骂了一句。你姐夫肯定是刘玉弄那个窝囊废,只有他才怕老婆,如果换了肖长远的火爆脾气,知道你在下面作威作福的话,早就把你的腿给打断了。“
-  “你小子不错啊,还知道不给你姐夫惹事,但是你知道你今天给你姐夫惹了多大的事吗,其他的先不说,就说你扇了村长一巴掌的事情,你这是蓄意殴打国家干部,说的严重点,你带了这么多人来,还都带着凶器,我甚至可以说你这是准备蓄意杀害国家干部。”-
不愧是老江湖,他一开口,就先扣了一顶大大的帽子下去。
-  顿时,青年就有些慌了。
-  “我没有,我只是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的脚被砸了,你看,我只是来要赔偿的。”-
他说着,急忙把自己的脚给抬了起来。还有,刚刚那个家伙,他打我了,我是受害者。“-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笑了。
-  “好一个受害者,那你想不想再受害一点啊。”-
他说着,就准备往青年身边走去,却被老王给拉住了。
-  “交给我,这么处理会好点。”-
他冲着虎娃说道,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看着依旧躺在地上不肯起来的青年说道:“你无理殴打村干部,村民看不惯仗义出手,这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你脚上的那一点伤口,就算是加上误工费,也顶多给你赔偿一千块足够了,你却开口就要五万,这明显就是在讹诈,你不是说要我们随便去告吗,好啊,我现在就去告。”
-  他说着,就转过头看着虎娃说道:“虎娃,看来咱们也不用下乡了,直接回去把这个事情告诉书记就好了,看看书记怎么处理,我想他一定会给你们家一个公正公平的答复的。”-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青年终于害怕了,看着老王问道。
-  虎娃顿时就笑了,看着他说道:“我们俩不是官,我是大龙县委书记的秘书,我身边这位哥哥,是书记的司机,我们两个本来是代替书记下来考察乡村的情况的,但是我现在感觉没必要考察了,直接回去先汇报就好了,你刚刚说你姐夫叫什么,刘玉弄是吧,我记住了。”
-  他说着,就转身看着村长说道:“村长,你放心,今天你挨的这一巴掌,我一定会给你连本带利的要回来。”-
说完,又看着站在村长背后两眼里带着兴奋的他的爸妈说道:“爸,妈,儿子不孝,让你们受委屈了,你们放心,只要儿子我还活着,没人敢欺负你们。”-
“哥,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去整我姐夫,这一切,都是我私自干的,我姐夫啥都不知道,我就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我姐夫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让我姐知道我干这个事情的话,她一定会把我给打死的啊。”
-  青年顿时就怕了,他不是不懂事的人,知道虽然这两位都不是什么高官,但是人家的一句话却比一个镇长说话都要管用的多。
-  顿时趴在地上抱着虎娃的腿说道。
-  虎娃立马把他给踢开,冷哼一下说道:“你早早都干嘛去了,现在知道后悔了,晚了。”
-  他说着,就准备走,只是这个时候,忽然一阵汽车声传来,他回头看去,就看到一辆红色的桑塔纳形车正匆忙的开了过来,车停了,从上面走下来了一个约么三十岁出头,穿着一身粉色连衣裙,仪态端庄的妇女。-
看到地上趴着的青年,她立马先是一愣,然后眉头一皱,走过来看着虎娃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让我弟弟给你跪下。”-
“姐,姐,不是虎哥让我跪的,是我自己要跪的,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就是想弄点钱,我没想要干其他啊。”-
青年顿时就赶紧看着女人说道。
-  听到他的话,女人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不过却还是看着虎娃问道:“告诉我,你是谁。”
-  “县书记秘书,刘虎娃。”-
虎娃很干脆的说道,只是眼睛却不自主的总是在女人的身上上下看着。
-  说句实话,这女人的身材不是那种很好的,最少她的两条腿有些胖,这就不是虎娃喜欢的类型了,不过她有一个突出的地方,不,应该说两个突出的地方。
-  那就是她的胸特别的大,简直可以说是很大,非常大,虽然穿着连衣裙,但是胸前竖的高高的,人想不看出来都难。
-  听到他自报家门,女人顿时就愣住了,先是狠狠的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冲着脚下的弟弟就踢了一脚,骂了一句:“你个废物。”
-  然后才看着虎娃露出一副笑脸说道:“原来是书记秘书啊,请问,这一家的主人和你是什么关系啊。”-
她直接先问重点,足以说明她是个很现实的女人。
-  “这是我家。”-
虎娃笑着说道:“你弟弟刚刚准备讹我爸妈的钱,还扇了我们村长一巴掌。”-
顿时,女人就愣住了。-
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地上跪着的自己弟弟,无奈的看着虎娃说道:“对不起,这是我教导无方,是我家门不幸,还请不要连累到我丈夫,该赔偿的,该道歉的,我都不会拒绝。”-
“对不起,我不缺钱,我只是缺一个说法,刚刚你弟弟说让我们随便去告,告到天上都没人敢管这个事,我只是想看看究竟有没有人管这个事。”-
虎娃笑着说道。-
他已经下定决心不放过眼前的女人了。
-  听到这话,女人再次狠狠的踢了一脚自己弟弟,然后无奈的把虎娃拉到了一旁没人的地方,小声的看着他问道:“那你说,这个事情要怎么才能放过我们。”
-  看到她这么懂事,虎娃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这个事情啊,我感觉有些麻烦,不适合在这里谈啊,要不,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一下?”-
听到他的话,再看着他那一直盯着自己胸部看的眼神,王花怎么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啊,但是现在形势逼人,她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
一个县委书记秘书,虽然没有实权,但是却足以让一个副科长下台了。-
王花当然懂这些,所以,她低头了。-
看到她同意了,虎娃顿时哈哈一笑,转过身走到人群里冲着依旧围着的村民们喊道:“各位乡亲,感谢你们帮我们家出头,我虎娃在这里给你们鞠躬了。”
-  他说着,就冲着人群鞠了一躬。
-  顿时,人群里就响起了阵阵“没啥事”“都乡里乡亲的”的声音。-
村里人大都还是很淳朴的,看到他这么客气,顿时就有些不好意思了,特别还有个调皮的幸伙竟然也跟着他做了一个鞠躬的姿势,然后一笑躲到了他妈妈的身后。-
“谢谢你们。”-
虎娃再次鞠躬。
-  顿时,村民们就有些不好意思,纷纷都散开了。
-  青年背后原本跟着他的那群人也早就跑光了,顿时,原地就只剩下村长刘康复,村支书刘美丽,虎娃和虎娃父母,还有司机老王,以及王花姐弟两个了。-
从头到尾,木风等人都在他的越野车上没有下来,远远的看着这边。-
“好了,不在这里站了,到我家去坐着吧,我家宽敞。”
-  刘康复顿时就看着人们招呼着。-
虎娃点了点头,说道;“我想和这位所长夫人谈一下今天这个事情的解决方案,你家有没有空房子,要安静,要保证不能有人听到我们的谈话。”-
“这样啊,我家没有,不过大队有,村里开会的地方隔音效果很好,没人能听到里面说话,我让大队里的人都出去,你们单独谈。”-
刘康复立马说道。-
虎娃顿时很严肃的点了点头,他好歹也当了几天的队长,对村委会的那个会议室是深有体会,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四面都是夯土的墙,根本就传不出去声音,正是幽会干女人的好地方。-
“其实,我也不想把这个事情给闹大,毕竟以后大家都还要见面的,但是,我必须要一个说法,不然的话,我的面子没多大的事情,但是伤了刘书记的面子,那可就闹大了。”-
他再次把这个事情的严重性给扩大了一些。-
狐假虎威这一招的应用,虎娃现在已经学的是炉火纯青了。-
到了村委会,把其他人都给支走,又对自己爸妈说了一下越野车上人的身份,这才一脸严肃的带着王花进了会议室,反手就把门给关上了。-
“说吧,你想干什么,只要你能放过我们,让我干什么都行。”-
王花看到他关了门,顿时就有些紧张,看着他问道。-
虎娃呵呵一笑,走到她身边,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哎呀,其实吧,我这个人还算是个好人,只是我有个毛病,那就是喜欢大胸的女人,这个毛病,我一直都改不了,所以啊,我看到你,我就莫名的兴奋不已。”-
他这话说的是十分明白了。
-  王花顿时原本心存的一点侥幸心理就全部消失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问道:“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  “没有。”
-  虎娃很坚定的说道。-
然后就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往她身边靠了一点,脸几乎已经和她的脸贴在一起了。-
“你男人的前途,你弟弟的未来,可都掌握在你的手上,不是我在吓唬你,而是我真的有能力让你弟弟背上意图谋杀村干部的罪名,我想这个就已经足够了。”-
他淡然的说道,好像在说一件很无所谓的事情,但是听到这话,王花却不能淡定了。
-  她知道,虎娃真的是有这个能力的。
-  一个县委书记的秘书,他说出的话在县里可是很有分量的,最少县委书记一般情况肯定会相信他的话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
-  她顿时就颤抖着声音问道。
-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  虎娃笑着说道,一只手已经顺着她的肩膀开始抚摸了起来。-
王花顿时浑身一阵,本能的就想躲开,但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躲开,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  “你想要我的身子,我给你就是了。”-
她有些痛苦的说道。-
她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从结婚到现在,她还从来没有被其他男人碰过自己的身子,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一辈子都只有一个男人,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是一个奢望了。
-  看到她这个样子,虎娃不由就产生了一阵快感,立马把她紧紧的抱住,低头就咬着她的嘴巴允吸了起来。-
王花还想抵抗,紧咬牙关不想放开。
-  “你想让我生气吗。”-
虎娃的舌头进不了她的嘴里,立马就看着她眉头一皱说道。-
王花顿时就泄气了,顺从的张开了嘴巴。
-  她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是要沦丧了,不由心里产生了一股绝望的气息。
-  虎娃却不管她,一把把她压在会议桌上,撩起她的裙子,露出里面同样粉红色的一身内衣,顿时,她高耸的胸部,略微肥胖的小腹,光滑的神秘之处,还有两条紧紧夹在一起的肥胖大腿一眼收在眼底。
-  “你真美。”
-  他嘿嘿一笑,伸手就在她身上仔细的抚摸了起来。-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王花虽然是个保守的女人,但是房事却并不是很好,虽然她极尽能力想要诱惑自己男人,但是那个家伙除了怕她之外,下面的能力是真的不行,最多一次也几分钟就完事了。-
此刻受到虎娃的撩拨,她竟然很快就喘息了起来。-
“王花啊王花,你怎么能这么下贱啊。”-
她顿时心里就鄙视了自己一番,但是最终还是敌不过身体上传来的阵阵快感。
-  虎娃本来就是床上高手,加上皇帝气功本来对女人的诱惑力,王花很快就感觉浑身都在酥痒,下身已经是泛滥成灾了,嘴里不由自主的传出阵阵的喘息声。-
“舒服吗,来,让我也舒服一下吧。”
-  虎娃忽然把她给拉了起来,一把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了擎天的大家伙。
-  看到这根家伙,顿时,王花就完全呆住了。-
只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虎娃把脑袋给压了下去,把嘴巴凑了上去。
-  顿时她就感觉到一阵屈辱的感觉从心底传了出来。
-  但还是张口含了下去。
-  或许是因为她男人真的不行,她的嘴功特别的好,虎娃顿时就感觉舒服的浑身都在颤抖,两只手不自觉的就狠狠的抓住了她的两只酥胸,狠狠的揉抓了起来。
-  “嗯,呜呜··疼···”王花叫道,就想把脑袋抬起来,但是却被虎娃给压了下去。
-  终于,虎娃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她的脑袋给提了起来,分开她的两条腿,一用力,就挺了进去。-
紧凑,狭窄,湿润,滚烫,舒爽的感觉顿时就让他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吼叫声。-
他只感觉她的下面好像一张小嘴一样,把自己的大家伙给狠狠咬住了。
-  “真舒服啊,没想到你的身体竟然这么美。”
-  虎娃一边运动一边说着。
-  王花现在则是根本就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她只感觉到一股舒服到极限的感觉,好像灵魂要升天了一样。-
心里的愧疚和罪责感觉在此刻已经完全消失了,舒服的感觉让她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正在干什么,不断的扭动着屁股迎合着虎娃。
-  “用力,再用力一点,弄死我吧,好舒服,舒服。”
-  她不断的喘息着。-
终于,一个小时过去了,虎娃终于爬上了快乐的巅峰,一股热流直接冲进了她的身体深处,顿时刺激的王花再次浑身一阵颤抖,不由紧紧的抱着虎娃。
-  良久,两个人才缓缓的爬了起来,虎娃又低下身子在她的两个巨大的酥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这才让她穿上了裙子。-
“这下你满意了吧,这个事情应该算是过去了吧。”
-  王花穿好衣服,看着虎娃一脸渴望的说道。-
虎娃却是摇摇头,说道:“这个事情啊,我只能保证绝对不会牵连到你男人,至于你弟弟,我不敢保证了。”-
说着,他就准备拉开门出去。-
王花顿时就从后面把他给抱住,颤抖着身子说道:“那你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弟弟,只要我能做到,我绝对会做的。”
-  虎娃被她一抱,先是一愣,然后就淡然的说道:“你陪了我一次,所以,我只答应你放过一个人,不过你弟弟的事情,我可以暂时不追究。”-
王花顿时就明白了,他这是想要和自己再发生几次的关系。-
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然后咬了咬牙说道:“等过几天,我要去县里,我去找你,好吗。”-
“好,到时候你直接给我发传呼就好。”-
虎娃笑道,然后把一张名片拿出来递给她,然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王花低头一看,只见这张名片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行数字,是一个传呼号,顿时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到他出来,顿时站在门口聊天的刘康复还有刘美丽老王等人都走了过来,王花的弟弟王坏蛋也低着头跟了过来。-
“怎么样,你们谈的怎么样,这事情怎么解决啊。”
-  刘康复第一个看着虎娃问道,眼睛里带着期待。
-  他刚刚挨了一巴掌,现在就想着要个说法。-
“谈好了,我们都感觉,这个事情最好还是私了比较好,村长,你挨了一巴掌,让这个家伙赔你两千块钱,一巴掌,一个指头四百块,你看可以吗。”
-  虎娃立马看着他说道。
-  听到前半句话,刘康复顿时就有些不舒服,但是听到后半句,他立马就兴奋了,急忙点头。-
“行,既然你都说了,那就这样办吧。”-
一个巴掌两千块,他真后悔,刚刚怎么没让王坏蛋多打自己几巴掌。
-  就在这个时候,王花也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冷漠。-
“姐,姐,你没事吧。”
-  王坏蛋立马就嬉皮笑脸的迎了上去,但是却被王花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  “你个王八蛋,你说我怎么就能有你这么个弟弟啊,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干这种事情的话,我立马让你姐夫先把你给抓到公安局里关上几年再说。”-
她狠狠的骂道,如果不是因为眼前的人是自己亲弟弟的话,她真想把他给打死,不仅害自己卑躬屈膝,还害的自己失去了贞操,她现在对这个弟弟是恨透了。-
当然,她这句话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告诉虎娃等人,她是绝对不会再包庇她弟弟了。-
“姐,你,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就是了,你可不要不要我啊。”
-  看到王花如此的绝情,王坏蛋立马就怕了,急忙拉着她的胳膊乞求的说道;“要不,你再扇我一个巴掌吧,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
他说着,就伸手往自己脸上扇去。-
“够了,你还嫌不够丢人啊,赶紧去拿钱给人家村长,再给人家买上好礼送到家里,好好给人家道歉,如果你再出这种事情,我保证我绝对不会管你了,让你自生自灭。”
-  她说着,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虎娃,然后转身就走。-
王坏蛋急忙追了上去,追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看着刘康复鞠了一躬,说道:“我等会回来给你认真的道歉,我先去追我姐。”
-  只是他刚刚转身,就听到一阵汽车的轰鸣声,王花已经开着她的红色轿车走了。-
顿时,他就愣住了,他知道,这次自己姐姐是真的生气了。-
王花一直把车开的离开村子非常远,扎在路边,这才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哭的非常伤心,她感觉自己身子脏了,但是她也知道,今天的事情,她根本没有其他任何选择。
-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摊上这么一个弟弟,他是要把我给害死才肯甘心啊。”
-  她一边哭一边骂,哭完了,然后就靠在座椅上,伸手在旁边的杂物箱里翻出了一盒烟,拿出了一根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  一连吸了三根,这才叹了口气,准备走,却忽然想起刚刚和虎娃发生的事情,不由竟然感觉身上一阵痒痒,一只手竟然不自觉的摸向了自己的酥胸。
-  果真是,女人三十如虎狼。
-  只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  “王花,你怎么这么贱啊。”
-  她骂了自己一句,然后就发动了车往镇里开去。
-  村里,处理完自己家的事情,虎娃就按照原计划,让庞玉等人在村里等着,然后他和老王还有木风开车往隔壁村走去,不管怎么,回来了,他还是想去看一眼林清丽,不然的话,总是感觉心里少点什么,怪不舒服的。-
看到庞玉和庞燕两个姐妹,虎娃的爸妈不由都惊呆了,就连边上的刘美丽刘康复王二等人都惊呆了。
-  “真漂亮的女孩子啊,你们和我家虎娃是啥关系啊。”-
虎娃妈顿时就一脸兴奋的问道。-
虎娃爸急忙在边上拽她,不过却被她把手给甩开了。
-  “我是虎娃的,干妹妹。”
-  庞玉差点就要开口说是媳妇了,但还是半路改口了。
-  她也不是太不懂事的女孩,并不想给虎娃添麻烦。-
“我是他的干姐姐。”-
庞燕笑道;“我都三十一岁了,只是看上去比较年轻而已。”
-  听到她的话,众人这才真的惊讶了,特别是刘美丽。
-  身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自然知道三十多岁的女人有多么难包养,顿时就惊讶的看着她问道:“不是吧,我看你怎么还没有你身边的女孩大啊。”
-  这句话顿时就让庞燕有些受伤,自从庞玉和虎娃在一起了几天之后,她的身体就变得越来越丰满,人也变得越来越有女人味,原本应该年龄更大的她反而显得像个小萝莉了。
-  “我姐姐这个可是独门秘诀,没法教的。”-
庞玉看到庞燕尴尬,顿时就给她解围。我是想让自己变得小一点,可是不行,我姐姐是想让自己变得大一点,可是也不行,真麻烦。“
-  听到她孩子气的话,顿时几个人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