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欲望的挣扎
欲望的挣扎
 于红答应跟刘恩见面后,又后悔了起来。
-  “刘恩,我不想跟你见面了,”
-  于红在网上跟刘恩聊天时说。“咱们就这样挺好的,做个网上的情人,比现实中的情人要好,再说咱们都有家庭。”-
刘恩,“咋的,害怕了,女人就是谨慎。”-
于红:“不是害怕,是不想。”-
刘恩:“见一面怕啥的。咱们在网上聊得这么好。就是想认识你一下。没有别的。”
-  于红:“网友见面还有好。”-
刘恩:“没事的,我向你保证。”-
紧接着刘恩发过来一个QQ表情,一个很木讷的人,上面有一行字,只见上面写道。做人要厚道。-
于红望着这个QQ表情,心中升起无限柔情。
-  电脑音响又响起了滴滴的声音,同时刘恩的头像在一停的闪动着,于红明白这是刘恩在跟她说话,她不急着用鼠标去点那晃动的头像。她在想是见还是不见。-
这时刘恩给于红发了一个窗口抖动,是让她注意他的存在。抖动窗口在于红的电脑屏幕上晃动着,使于红不得不去点开。
-  刘恩:“说话啊,咋不说话,你在想啥?”
-  于红在键盘上敲出一行字,“说啥啊?”
-  刘恩:“于红,我现在非常渴望见到你,你的音容笑貌经常在我的眼前闪烁,我太想你,就见一面好吗?”
-  于红:“刘恩,咱们都冷静一下好吗?我有老公,你有老婆,如果咱俩那样不是背叛了他们了吗。再说我老公非常的爱我,我咋能做对不起他的事呢?”
-  刘恩:“咱们只见面也不上床,有啥对不起他们的。”-
于红想了想终于决定了。她说,“好吧,你定吧,在那见面?”
-  刘恩:“明天上午九点在我家咋样?”-
于红:“不行,你老婆呢?”-
刘恩:“她上班,家里没人,正好咱们见面。”-
于红:“要是你老婆回来咋办啊?”-
刘恩:“不会的,她在单位不会回来的。”-
于红:“不行,你找个地方,不然我就不去了。”
-  刘恩沉默一会儿。“在人民公园咋样?明天上午九点,不见不散啊。”-
于红:“我看算了,咱们还是不见了。”
-  刘恩说。“那怎么行?我期待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  于红:“这么麻烦,我不想去了,再说人参我的人很多,遇见了多尴尬啊,人民公园人来人往,难免要遇上熟人。”
-  刘恩被于红这么一说没了主意,“那你说在哪里见啊?”
-  于红:“要我说还是不见还好。省去了颇多的麻烦。还是在网上好,咱们就这样相互惦记相互支持的多好啊。”-
刘恩:“于红,你总找借口搪塞我。为啥不见呢?明天早晨我给你打电话,好吗?你老公不在家吧?”-
于红:“真的,刘恩,咱们算了,不见面对谁都好,就这样吧。”
-  刘恩:“你不要这么说。说定了。明天等的电话,其实咱们离得不远。”
-  于红很为难,她不知道是不是跟刘恩见面,她即想跟他见又害怕跟他见,他抱着这种矛盾心理坐在电脑前。今天是周六于红休班,而于红是老公许强早早就去上班了,他在飞龙纸业有限公司当工人,所以一年四季没有休过大礼拜。-
于红睡个懒觉,起来就打开电脑,上上网号,一下子就看到了刘恩在上面,刘恩看到她就跟她打招呼。-
于红跟他客气一番,就问他早。
-  刘恩说在等她,他们就这样聊了起来,说起明天的见面。-
最后于红架不住刘恩的纠缠,只好同意跟他见面了,虽然是周日,于红却早早的就起来了。因为今天她要跟刘恩见面。于红便精心的打扮起来了,于红赤裸身子将衣柜里的衣裙都掏了出来。挨个试了一回,最后挑了一件红色超短裙。-
于红打扮的花枝招展在家里等着刘恩,她的心忐忑不安起来。于红经常盯着手机,恐怕遗失了电话。-
其实天色还早,但许强已经走了很久了,他天天早早就走,没日没夜的干,于红其实很喜欢许强的,许强比较老实厚道,有会圆滑,不像刘恩那样嘴巴很甜,弄哄她很开心,于红怕在刘恩面前丢失自己,阼晚她像把自己的全部都给老公许强。
-  吃过晚饭,虽然网上很吸引于红,但她还是忍痛割爱的走进了浴室,她要好好的洗一下,把一个干净的自己给许强,也许明天就不干净了。她不知到咋就冒出这个想法,这个想法把她自己吓了一大跳。
-  于红洗完澡,浑身湿润的裹着睡衣来到了卧室,许强早已经躺在床上,现在的许强跟以前不一样了,他变得懈怠了,不像以前那样对她如火如荼,一天不要她他都受不了,大概是因为体力劳动太疲惫,还是对她失去了兴趣,总之现在许强只要头挨到枕头就鼾声四起,于是于红就用上网来打发寂寞的时光。-
于红刚洗完澡,浑身光鲜的来到卧室。许强望了她一眼,并没有兴奋,仍然默默的躺着沐浴红不明白,许强还不到三十岁咋就这么老态龙钟了。
-  于红脱去睡衣,裸露出雪白苗条的身体,她佯装用睡衣擦她带有水珠的身体。其实就是有意的勾引。
-  许强只是向于红那香艳的身体上望了一眼,并没有让他冲动,这使于红匪夷所思,难道他真的老了吗?
-  天在慢慢的暗了下去,于红的肉体也渐渐的迷糊了下去,于红有些失望,她这么好的肉体却没人爱。一股悲凉涌上心头。-
于红在黑暗中将手朝着许强伸了过来,许强抓住她的手,她趁试就钻进了他的怀里,于红嗅到久违的男人的体味,她跟许强有日字没有做爱了,这股味道久违了,她贪婪的嗅了嗅,许强的手抚向她那虽然不大却很坚挺的乳房上,在那揉搓了起来。于红身替顿时就有了微妙的放应。
-  许强很快的将她压在身下,她撒娇般的扭动这身体,并且莺声燕语的轻吟。-
许强很快的进入她的身体,在她很没有真正的达到沸点时就突兀的进入,使她有些迟钝,等她真正渐入佳境的时候。许强却不行了。-
于红感觉不对,就提醒许强道。“你挺一会儿/”许强像个跑百米运动员气喘吁吁的刚想冲刺,被于红的话提醒了,他停了下来,想缓冲一下,可是他发现他很快就阳痿了。-
“你咋的了?”
-  于红有些急噪的问。-
“都赖你,在关键的时候乱说话。”
-  许强试图再来。便在她肉体上捏拧了起来。
-  “你干啥?都把我弄疼了。”-
于红扭捏着说。-
许强不甘心,他又趴在于红的身上,而不是进入,他也不能进入,此时许强想起他有个朋友说过的一句笑话,他那个朋友是个球迷,那位朋友曾经说过一幅对联,跟他眼前的这个场景有些雷同。
-  问君能有几多愁,一行太监上青楼,横批是,不会射。-
“你到第行不行。”-
于红见许强趴在她身上迟迟没动静便问。-
许强慌忙的将手抚向她的私处爱抚起来了。于红也不再张扬了,闭目养神般的享受她的爱抚。
-  其实之所以许强他这样,就是因为他不行,他想用这个方式唤醒他沉睡的欲望。
-  许强在猥亵于红中,渐渐的有了硬度,他慌忙的挺进,可是当他刚一进入就疲软了下来。使他很懊恼。
-  “不行,就别折腾了,死热的。”-
于红的话刺激了许强,许强本想再逞一下强,就是由于精神的颓丧,使他想要挽回尊严的颜面的力气都没有。他瘫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很快鼾声响了起来,于红躺在黑暗里,非常伤心,她就像一壶被烧的水,眼看就要到沸点了,突然把壶底下的火抽走了冒失她这壶水不温不火的渐渐冷却下来。
-  于红浑身燥热的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因为她的体内燃烧着非常强烈的欲望之火,需要释放,需要宣泄。
-  于红实在难以如睡,她又起来,离开了卧室,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上网。-
这时,于红的手机响了,把于红吓了一大跳,原来是刘恩拨打她的手机。这个是她看了手机屏幕上来电显示后才知道的,这个电话把她对许强的怨恨之中拉到了现实。
-  于红慌乱的拿起了电话,摁了接听键子。-
“想我了吗?”-
刘恩的第一句话就这么火热,使于红不好回答他,但她还是很喜欢这句话的,这个刘恩,简直就是魔鬼的化身,他一下子就捉住了她的芳心。-
“我不敢想你。”
-  于红说。-
“我想你,几乎一宿都没睡着。”-
刘恩说……刘恩火热的语言使于红很温暖,其实女人都喜欢男人的表达。-
“你再这么说,我真的不去了。”
-  于是对着电话说。
-  “跟你逗,你咋往心里去啊?”-
刘恩在电话那端说。-
“我告诉你,你不能有非分之想。”-
于红嗔怪的说。“咱们只是网友,见过面认识一下,没有其它的内容。”
-  “行,听你的,”-
刘恩说,“一会儿你坐车到新安大厦,我在那个6路站点等你,你下车我就看到你了,我现在就去等你。”-
“好的。”
-  于红说。“你不用去这么早,我坐上车再给你打电话,你去那么早也是白等,我知道等人的滋味不好过,”
-  “我去的早是对你的到来表示隆重的欢迎。”-
刘恩非常圆滑的说。“要的就是这种等待,这种气氛,使我知道珍惜你重视你。”
-  刘恩的话使于红非常受用,但她还是娇嗔的说。“你就是嘴好,我怀疑你是情场老手,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被你给哄迷糊了。”-
“一白多个。”
-  刘恩恬不知耻的说,“我争取达到二百多。那样才是真正的男人,男人要想征服天下,就要先征服女人。”
-  “缺德。”-
于红佯装生气的说。“你要是这么色,我就不理你了。”
-  “别介,我这不是吹牛吗?你不能还没见面就管我吧,”-
刘恩嬉笑着说。“我这个人除了好吹牛之外还真没有啥恶习。男人麻,不吹着点咋整。”
-  “不敢你说了。我这就走。”
-  于红说。-
“好啊,我终于等到咱们相聚的那个美妙的时刻了。”
-  刘恩兴奋的说。“我现在就去6路站点等待女皇架到的光荣的时刻。”
-  “去你的吧。”
-  于红笑眯眯的说。“油嘴滑舌。”-
于红跟刘恩通完电话,心里美滋滋的,虽然她晓得刘恩甜蜜的嘴巴并非出自心里,但她还是感到别男人哄的惬意和幸福。-
于红兴高采烈的坐在公交车里,心里非常甜蜜。这些因素都来源于刘恩。虽然她感到刘恩很风流,这是他们聊天时她所感受到的。但他属实能拨动她的心弦。-
于红对于这次见面很犹豫。她在诱惑与责任之间徘徊了很久,最后还是被某种诱惑所动摇了。-
其实于红被刘恩诱惑的主要原因还是刘恩的圆滑,虽然她知道这种圆滑很危险,可是它能抓住她的心。-
于红在胡思乱想之中来到6路站点,她从车窗里就看到车下的刘恩在向车里张望,她之所以认出来了刘恩,是因为她在视频里见过他,所以她一眼就人出来了他。-
于红是最后一位走下公交车的,她刚一下车刘恩就迎了上来。-
“你好,于红。”-
刘恩伸手把于红拉下了车。于红顺势一倒倒在他的怀里。’“你烦人。”
-  于红捶着刘恩,刘恩非常开心,他在享受着她的打情骂俏。很温馨。
-  刘恩挽着她的手,揽着她的腰枝栏了一辆出租车,“咱们去那?”-
于轰问。
-  “到了你就知道了。”-
刘恩跟于红坐在出租车的后排座位上。刘恩说。-
于红只好顺期自然了。车在一个小区门前停下来了,“这是那?”
-  “一个朋友的家。”
-  刘恩说。“他是单身,家里没人。走,咱们上去吧。”
-  于红有些犹豫,“于红,你穿这条红裙子真好看。走吧,别在这儿待着。”
-  于红一想也对,不能在这儿待着,让人看见她跟刘恩在一起多不好啊,于是她跟在刘恩的后面上了楼。-
“你咋把我领这来了。”
-  于红在楼道里边走边问。“你咋跟你朋友说借的房子?”-
“这你就别管了。”
-  刘恩在四楼门前停了下来,掏出钥匙,打开了门,于红慌张的闪了进去,于红仔细的打量起房间,她对房间干净的程度还是很满意的。“你朋友就自己一个人啊?”
-  “是啊,咋的了?”-
刘恩懵懂的问。
-  “我有点不相信,”-
于红说,“光棍一个人能把这个房间收拾的这么干净?”-
“我朋友很干净。”
-  刘恩说。-
“不对,我咋在这屋里嗅到女人的气息了。”
-  于红说。“你不要唬我,我的第六感觉很灵敏的,你说这里是不是你家?”-
刘恩没有想到于红这么聪明。“你问这么多干吗?快请坐,”
-  刘恩将于红让到客厅里的沙发上。-
于红只好先坐在沙发上。就在她要坐下时。撩了一下她那红色的超短裙。裙子本来就小,她这么一撩,里面绿色的内裤和光洁的大腿就乍泄了出来,让刘恩直流鼻血,但他克制自己骚动的情绪。因为他更跟于红见面,还不敢过于放肆。他挨着于红坐在沙发里,他眼睛时不时的往她身上瞄,像个小偷贼眉鼠眼的。-
“干啥啊你。像个色鬼。”
-  于红娇嗔的打了刘恩一下。
-  刘恩吓了一大跳,然后嬉皮笑脸的说。“谁让你长的美了。是你的美吸引我的眼球,这能怪我吗,这是生理反应。”
-  “死鬼,你不说好话。”
-  于红撒娇的说。
-  刘恩顺势抓住了于红的手,在她那冰凉的臂膀上抚摸。
-  “刘恩,你别这样,你松开。”-
于红紧张的往回缩着。-
刘恩抓住这大好机会,怎能轻易放手。他干脆将她抱在怀里,嘴巴在她香艳的身体上乱啃了起来。-
“刘恩,你这是干啥,你不要这样,咱们说好了。”
-  于红急了起来。“不能这样的,你说话算不算数?”-
“我爱你,于红,”-
刘恩的手已经抓住了她并不丰满但却非常坚挺的乳房。“爱的受不不了。”-
于红强烈的抵抗,用手抓住那只流氓的手,可是刘恩虚晃一枪,却用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超短裙里,一下子就摸到了于红的私处,于红大惊失色。
-于红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要丢失了自己,刘恩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超短裙里,向蛇一样向她的私处游来。
-  于红心慌意乱,耳热脸红,她慌张的用手去阻拦,可是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内裤,在她那杂乱无章的草地上摩擦,她用手拦住了他那只嚣张的手,使他卡在那片茂盛的草原上。进退不能。-
“于红,你真好。”-
由于他们接触的太近。刘恩嗅到她身上醉人的芬芳。“于红,你就让我进去吧。”
-  “不行,你不能这样,你放开我。”
-  于红扭着身子,说。“烦人。”
-  刘恩并不放手,在她那如茵的毛丛里抚摩。他太想再往里进了,再进那么一点,他就进入了天堂了。可是这在里他被他卡住了,即进不了天堂,也下不了地狱。这使刘恩非常急噪。-
“刘恩,我没有想到你会这样。”-
于红委屈的说。“我知道你这样就不跟你见面了,男人没有好东西,刚见面就这样。”-
“于红,你别这么说。”-
刘恩觉得过意不过去,便停了下来,于红趁机坐了起来。她拿起沙发上的包就想走,却被刘恩从后面抱住了,她感受到有一股热切的男人气息包裹过来,使她透不过气来。
-  “你想干啥?”-
刘恩问。-
“我想回家。刘恩,你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  于红白了他一眼。“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灭亡回去把你从好友里删除。”
-  “你别这样,因为你太美了。”-
刘恩解释着说。“我你的美丽勾引我。使我不能自己,这不是我的错,这是你姿色太有魔力了。”
-  “你竟瞎说。”-
于红也不好意思拂面而去,那样刘恩多没面子啊。“那好,我留下来,如果你再这样,我扭身就走。”-
“好的,”-
刘恩讨好的说。“我不碰你,行了吧,宝贝。”
-  “你管我叫啥?”-
于红问。-
“宝贝啊。”-
刘恩说。“我喜欢这么叫你行吗?”
-  “你知道宝贝是啥意思?”-
于红不依不饶的问。
-  “啥都无所谓,我只是喜欢。”
-  刘恩固执的说。-
“不行,我不接受,”-
于红抗议的说。
-  “行了宝贝,就这么定了。”-
刘恩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她,这期间刘恩一直在于红身后抱着她。-
“你咋这么烦人。”-
于红撒娇的说。-
“来,咱俩先吃饭吧。”-
刘恩摆上桌子。于红有些不解,没开到他做菜啊,咋吃饭啊,吃饭也应该去外面饭店去吃啊。
-  于红怔怔的望着他。-
“是这样的,”-
刘恩向她解释着说,“在你没来之前,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去饭店弄的菜,想等你来咱俩一齐吃,你看酒和饮料我都买了。”-
“我不在这吃。”
-  于红说。“这回你也看到我了,我该走了吧。”-
“走啥走,这些菜不是白买了吗?”
-  刘恩说。“再说我为你能来跟我见面,我精心设计了很久。”
-  于红真不好一走了之,因为刘恩毕竟,为她置办了这么多的饭菜。她的心感激的怦然心动。
-  如果这时于红转身就走,就不会发生以后那么多的事情。然而她切偏偏没有,于红留了下来。
-  “你喝啥酒?”-
刘恩坐在于红的身边,她感动一股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使她浑身有点燥热。“我不喝酒。”-
“怎能不喝酒呢?”
-  刘恩说,“今天是高兴的日子,你必须喝酒。”
-  “刘恩,我真的不会喝酒。”-
于红哀求的说。“你就饶了我吧。”-
刘恩将塑料饭盒依依打开,各种菜还冒着热气呢,显然刚从饭店里拿来不久。
-  刘恩给于红倒上一杯酒,于红实在是推辞不掉了,才勉强接受。-
“于红,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能来看我。”
-  刘恩说。“咱们在网上又聊得那么好。今天终于有机会相见了。”
-  “也谢谢你,这么隆重的款待我。”-
于红嫣然一笑说。“其实我今天来时也挺矛盾的。”-
“是吗?”
-  刘恩问。-
“当然了。”
-  于红白了他一眼,“你想一想一个陌生的女人去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见面需要都么大的勇气啊。”-
“这个我理解。”-
刘恩举起酒杯。“为了你能来,对我的信任,干杯。”-
刘恩干了杯中酒。“你也干。”-
“我可干不了,”-
于红说,“这么多酒,你在给我下蒙汗药呢?”
-  “差不多。”-
刘恩坏笑着。“咋样,美女你不敢喝了吗?”-
“你别激我。”-
于红淡淡的一笑。“激我也不给你机会。”-
“是吗,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  刘恩调戏但是说。
-  “你有准备?”-
于红挑衅的问。
-  “当然。”-
刘恩得意洋洋的说。“万事惧备,只欠东风。”-
“可是,这个东风你就等着吧。”-
于红风趣的说。-
几杯酒下肚,于红的脸色红了起来,虽然她没有喝白酒,但是啤酒对她的威力也不小了,于红脸色绯红,这到更加增添了她的姿色。使刘恩心猿意马,想入菲菲。-
“于红,你是我见到的女人中最美的一个。”-
刘恩边喝酒边说。“我从来没有对那个女人这么动情过,是你征服了我……”
-  “你胡说。”-
于红说。“你就是嘴巴甜,像抹了蜜。”-
“不是的,我的心里也抹蜜了。”-
刘恩说。-
“那好啊。让你甜死你。”-
于红做了个鬼脸。
-  刘恩借机搂住了于红,这次于红没有推辞。任凭他搂着,刘恩感到非常惬意,一股幽香扑鼻而来。
-  刘恩试探的捏了一下于红的乳房,大概于红喝酒原因,没有在意,仍然跟他调侃。“你是不是见了女人都这样?”
-  刘恩见她没啥反映。便有点得寸进尺了起来。
-  “你又犯病?”-
于红乜斜着刘恩,使刘恩慌忙住手。-
“咱们就不能纯洁点?”
-  于红说。“我喜欢纯洁。”-
你十八啊?刘恩在心里说,但他不纳说出来,怕于红翻脸,其实刘恩非常中意于红,他是那种喜欢瘦类型美女的人。所以他对于红一见钟情。
-  “刘恩,你跟网友见过面吗?”
-  于红问。-
“没有,你是第一个。”-
刘恩说,“咱们聊得好才见的面。你说是吗?”
-  “是啊,要不我不认识你咋能跟你见面啊。”-
于红捋了捋垂下来的头发,于红留着棕色的头发,再跟她白皙的脸颊搭配,显得更加阿娜多姿,楚楚动人。刘恩跟她相见恨晚。-
刘恩真想把她揽在怀里。可是他又不敢,他怕失去她,因为现在他对于红太在意了。-
“刘恩,你为啥那么会说,”
-  于红问。“尤其在网上。”-
刘恩拿出来香烟,点燃一支,抽了起来,他并不着急回答他的疑问。而是闲情逸致的吐着烟圈,刘恩吐烟圈很有技巧,他能把眼圈吐的一个套一个。于红用她那双还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烟圈。吃吃的笑。“刘恩,真有你的。”
-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刘恩慢吞吞的说。-
“这叫啥?”
-  于红懵懂的问。-
“这叫一环套一环,”-
刘恩暧昧的说。-
就时候于红的手机响了。于红拿过电话进了房间去接听。这时刘恩紧张起来。他怕于红有事走了,那他就大失所望。
-  于红的电话打的很缠绵,刘恩在厅里就听到了她柔声细雨般甜腻的声音,似乎在跟谁动情。这使刘恩很酸楚。-
于红的电话打的时间很长,这使刘恩坐立不安起来。他在地上来回踱着步,于红的电话终于在刘恩的等待中打完了。这使刘恩舒了一口气。-
“我得回去了,”-
于红说。
-  “忙啥的,再待一会儿,还没跟你聊够呢。”
-  刘恩说。
-  “我待的时间不早了。”-
于红说。“咱们以后还见吗?”
-  “见啊。”-
刘恩说,“你先别走。好吗?我求你了,再跟我待一会儿。”-
“既然你也看到我了,”
-  于红说,“还见干啥啊。”-
“因为你吸引我,”-
刘恩说,“你看看这个房子好吗?”
-  说着刘恩就往里屋走去,于红跟在后面,也进了房间。-
房间里铺着一条猩红的纯毛地毯,跟于红身上那条超短裙颜色相吻合。
-  房间正中间放着一张宽绰的席梦思床。整个宽敞的房间里就放着这么一张床,暗红的落地床帘非常高雅,它们徐徐拉开着。
-  “你朋友是干啥的?”-
于红问。“我总觉得这房间不像是个光棍的房间。”
-  “光棍房间啥样?”-
刘恩问。
-  “最起码没有这么干净。”
-  于红说,“只要女人才会这么细致的收拾房间。”
-  “你挺会观察啊。”
-  刘恩向她望去,只见她身着红色的超短裙,亭亭玉立,风姿绰约的站立在他的面前。-
“就是,”-
于红很自信的说。“对吗?”-
“对啊。”
-  刘恩冲动的抱住于红,于红慌了,她在抵御着,然后抱怨的说,“你干啥?咋又来了。”-
“我喜欢你,真的我喜欢的受不了”刘恩抱住于红,他怕事物她,因为她提道想走,他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
“你是不是喝多了?”-
于红挣扎着道。-
刘恩使劲将于红扔在床上,席梦思床的弹性非常好,于红倒在床上忽悠的来回晃悠起来了,刘恩同时也跟于红倒在床上,刘恩的手又像刚开始那样伸进她的裙子里,在她的乳房和大腿上一顿抚摸。
-  于红用摁住了他那双狂乱的手,不让他乱撞。
-  刘恩跟于红出在僵持阶段。
-  夏小萌坐在电脑前打字,王主任走了进来。“小萌啊。”
-  网主任进来夏小萌竟然没发现,她依然专心致志的在电脑前打字,夏小萌是公司的打字员,兼管挡案的,“王主任,你好,你看看我光顾工作了,你进来我到没发现,怠慢了。”
-  夏小萌慌忙的从电脑椅子上站了起来。“你请坐,你事吗?”-
“是这样的,”
-  王主任将一文件放在夏小萌的案头。“你把这个人的挡案找出来。”-
“好的,王主任你先坐下等。”
-  夏小萌嫣然一笑。她去翻抽屉找挡案柜的钥匙。她把档案柜的钥匙单独的搁在抽屉里。
-  王主任在一圈沙发上坐了下来。等夏小萌找挡案。-
夏小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挡案柜的钥匙。急得一头大汗,“在把钥匙那去了?”
-  她边找边问。
-  “不急,你慢慢找。”-
王主任安慰着说。
-  夏小氓又找了半晌,也没有找到。“不行我回家去取,我家还有一把,这把钥匙咋就没了呢?”-
“那好吧,这个档案上面急着要。”-
王主任很为难的说。“要不就不让你麻烦了,”-
“没关系,回家也不算远。”-
夏小萌抱歉的一笑说,“坐车一会儿的事,王主任你回去等吧,一会儿我把档案给你送过去。”-
“好吧,”
-  王主任起身告辞,“那你去吧,我在我办公室里等你。”-
夏小萌锁上办公室的门,就十万火急的往家里敢。夏小萌这一回家就再也没有回来,这可能就是命运的安排,如果夏小萌不回家也就没有以后的悲剧发生,没有这场悲剧的发生也就没有这个故事。这就叫无巧不成书。
-  “刘恩,你让我回去吧。”-
于红被刘恩搂在怀里,刘恩却不能把她咋样,她啥都随便就是不让他上身,这把刘恩急的团团转。-
“再待一会儿,”
-  刘恩抚摸她的乳房,她在用手捂着,刘恩起伏的身体来回蠕动,弄得席梦思床来回的晃动。-
“那你别这样好吗?”-
于红在他身下说。刘恩将他的嘴巴凑了过来去吻她,她慌忙扭着头躲着他。使他不能得逞。-
这时候于红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把刘恩虾了一大跳……于红将刘恩从身上推下去,“我要接个电话。”
-  “你的电话真多?”
-  刘恩不满的说。
-  于红白了他一眼,耷拉着拖鞋,去取厅里的电话。
-  刘恩悄悄的跟着她,想听听她的通话的内容。-
“是你啊。啥事。”-
于红一边捋着额头掉下来的头发一边接听电话。于红从大挺里去了南边的房间里,刘恩也跟了出来,他透过南边的房间门上的门帘缝隙向南屋窥视。
-  “你请我?凭什么?”
-  于红对着电话说,刘恩听不到对方的声音,只能听到于红的声音。“得了吧。我不去,你到底有啥事,你就直说,被拐弯抹角的好不好,我还有事,没时间听你磨叽。”
-  这时,于红哈了一下腰,裸露出一截雪白的腰枝和绿色内裤包裹里浑圆的屁股。刘恩看到这动人的春色,情绪大动。等于红挂了机,他就冲了过去,从她身后抱住了于红,不由分说,就把于红抱到了卧室,大概于红太瘦了的缘故,他没费劲就将她抱到卧室里。
-  于红也不挣扎,很安静的被刘恩放在席梦思床上,用好看的眼睛直勾的看着刘恩,看得刘恩直发毛。但他还是经受不住诱惑,俯下身子去吻她。她又开始挣扎重复着刚才的动作。于红经过一番反抗之后,最后还是被刘恩的吻征服了,刘恩一路狂吻,先从于红的嘴巴开始,然后是她的乳房。虽然她用她的手护着乳房,但他的嘴巴还是时不时的滩进她的裙子里,叼住她那红枣一样的乳晕,吸吮起来。于红僵硬的身子被他吻软了。-
刘恩很老道,他怕于红再反悔,于是他想施展他的温柔,其实刘恩是个情场高手,对付女人好有一套。
-  于红的衣裙被刘恩吻开了,一对坚挺的乳房小巧玲珑的展现在他的面前。他爱不释手的亲吻着,吻得于红心痒难熬。她不停的扭着身子,眼睛迷离。脸色绯红。身体焦躁不安的摆动着。
-  刘恩的吻开她的裙子,于红也不再挣扎了,似乎突然间的变了一个人似的。刘恩吻向她那神秘的隧道。隧道里很潮湿。似乎充满泥泞,刘恩想要温暖它,将他那温热的舌头伸了进去。在她那潮湿的隧道里抚摸。
-  于红浑身颤抖,的迎接着他,这种地震似的震撼使于红有些受不了。
-  “刘恩,你来啊,我难受。”-
于红抚着刘恩的头,让他上来,而刘恩似乎在调她的胃口,仍然在那里徘徊,于红急了,使劲的往她身上薅着刘恩,刘恩不好再坚持了,便冲了上去。就在他们热火朝天,如火如荼的时候,门开了,进来一个女人,女人走进卧室就似惊累般的吼了起来。把正在痴迷中的于红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