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奸大会
强奸大会
  金无疾已经年过六十了,他的天行帮也可谓是东南亚的黑道上鼎鼎大名的帮派。在V国和K国的交界处,他的势力极其庞大,虽然像顾老三这样的人不会随便卖他的面子,毕竟也不敢公然和他作对。
  但是,他现在看着手中的这张纸条,根本无法压制心中的愤怒。他的脸色渐渐地变得铁青,双眼中透露出无比的仇恨,拿着纸条的手也微微地颤抖起来。
站在金无疾身边的手下三十岁上下,一脸的精干,看到金无疾神色有异,问道:“金爷,究竟上面写了些什么?”
金无疾强行定了定神道:“张洛,你自己看看吧!”
张洛接过纸条,看了一下,道:“没有想到顾老三竟然有这样的本事。赵剑翎本身堪称智勇双全,即使有时会失手被俘,但那些擒住她的人最终都没有好下场,绝对不是不好对付的。顾老三居然能把她从C国抓到这里来。”
金无疾道:“这么大的事,居然也不告诉我!这个顾老三可真有胆量啊!”
张洛道:“想必是因为去年他要替依附他的两个帮会硬出头,被我们教训了一通,弄得他怀恨在心了。”
金无疾猛地一拍桌子,眼中充满了仇恨,道:“那他也该知道,赵剑翎和我们天行帮仇深似海。”
张洛道:“金爷,你又想到大少爷了。”
金无疾道:“两年多以前发生的事,总是在眼前挥之不去。金工实在是太大意了。好个顾老三!开这样的强奸大会,居然不请我们去,分明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金工是金无疾的儿子,两年多前,在XX市试图扩展天行帮的势力。当时年仅二十的女国际刑警主要负责办理此案,结果被金工用卑鄙的手段擒住。当时还从来没有被男人看过身体的赵剑翎被歹徒们剥得一丝不挂肆意猥亵,虽然没有遭到强奸,但却被拍下了很多裸照。金工以为以此作要挟,就可以控制住赵剑翎,没有想到反而被女警官设计一举歼灭。
张洛道:“金爷,送信人身份诡秘,此事不可轻信。那赵剑翎岂是好惹的?顾老三虽然势力庞大,要把她从C国绑架到这里也非易事,这件事必须仔细地调查一下。”
金无疾道:“还是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我们也必须作另一手准备,如果此事属实,就绝不能放过顾老三。到时候我们就到他那边去要人!”
张洛道:“赵剑翎在东南亚仇人遍佈,这个所谓的强奸大会,到场的人一定很多,我们必须作出妥善安排,否则吃亏的只会是我们。”
金无疾道:“你办事周到,这件事就由你一手操办。”
***    ***    ***    ***
无数人聚集在宽敞的大厅里面。这些人无不是V国和K国交界处的帮派中有头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时毕竟很少会聚在一起。其中部份人还颇有些过节,但这的确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即使是不睦之人,也只是远远地分开着,虽不搭话,却也没有惹是生非。
而吴旬盛还是不卑不亢地站在主座的边上,微带笑意地看着那些颇为兴奋的人。他觉得顾老三的面子的确不小,不过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赵剑翎看上去吸引力更大。
人们却早就议论开了。
“那个赵剑翎可很厉害啊,难道真的被顾老三抓住了么?当年我在C国交易的时候,没想到半路上被她一个人跟踪了。当她出现的时候,我们想这样一个少女算什么,就一齐动手了,结果另一方的几个人都被打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幸好我走得快,还是损失了两个手下。”
“那你就不知道了,我和她作对的时候研究过。这个赵剑翎平时有很多不带枪的时候。你们都知道她从前也被人活生生地擒住过好几次吧,那些时候她都是不带枪的。顾老三只需要自己备好枪枝,她还不是手到擒来?”
“没有这么简单吧。你以为C国是我们这里?在那边想弄到一支枪比登天还难!我就曾经试图带去一些枪,但后来根本找不到办法,那些运枪过去的兄弟现在都坐在班房里。”
“其实要想对付赵剑翎也不是想像中那么困难的事。只要精心策划一下,趁她手中没有枪,纠集一大群人手,来个霸王硬上弓。想那女警官年纪轻轻,身材娇小,武艺虽然很高,但她的体力能对付得了这么多人的围攻么?”
吴旬盛听到这里,不禁打断了那人的话道:“这个问题,等一会儿大家会有实践的机会。我可以保証,一会儿你们有重现活擒这个女警官的机会。”
“是啊!吴兄说得好,等一下大家试一试,看看大名鼎鼎的女警官究竟有什么三头六臂。现在我们还是先考虑考虑,等会儿怎么让她偿还我们的损失。”
“我看照片,觉得这个女警官的脸蛋长得清纯灵秀,身材匀称标緻,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我最喜欢这样的女人了,可是平时又弄不到。”
“就是。听说她的性格贞洁,男人们想看她的身体都没办法。这次既然抓到了手,一定不能放过她。越是冰清玉洁,越是要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
吴旬盛道:“至於怎么对付赵警官,我们已经替大家准备好了工具,到时候大家想用什么,就用什么。三哥是干什么的,大家都知道,有什么对付女人的东西我们这里是没有的?”
“哈哈哈!”
众人爆发出一阵淫笑的声音。就在此事,大厅向内侧的门打开了,顾老三率先走了出来,坐到了中央的主座上。所有的人在此刻终於静了下来。顾老三的出现,意味着好戏即将开始了。
顾老三道:“多谢各位同道中人捧场。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赵剑翎可谓大名鼎鼎,大家想必都是知道的。这里想必有不少人都吃过她的苦头。不过风水轮流转,这次她落在了我的手里。今天请大家一齐来,也是有点私心。大家都知道,我大哥是死在C国的,我一心想从赵剑翎口中得到他那存款账号的密码,可是至今没有成功……”
众人脸上微显诧异。顾老三是从事卖淫勾当的,对付女人的本事可谓一流,居然也不能从这个被活擒的年轻女警官口中得到周老大的密码,实在令人感到意外。
顾老三继续道:“也许各位兄台腰缠万贯,对大哥的存款根本就不屑一顾,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找到机会玉成我的心愿,如果成功,账户中的存款,一半就算作我们孝敬今天赏脸出席的。当然,即使不成功或者没有兴趣,大家也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这个冰清玉洁的赵警官。哈哈哈!”
“顾三爷真是太客气了,既然如此,我们大家都想一试。”
顾老三道:“很好,既然如此,就有请赵警官。”
那道门中,两个男人推着一个双臂被反剪在背后的年轻少女,走了出来。人群顿时骚动了起来。
“果然是国际刑警处的赵剑翎!”
赵剑翎被押进来之后,两个男人解开了铐住她双手的手铐,退了下去。年轻的女警官穿着紫色的短袖衬衫,下摆微微有些凌乱地留在了褐色西装裤之外。她的脚上是黑色的凉鞋,前端一块较为宽大的黑色的皮革掩住了小半部份前脚掌,露出脚背和脚趾的前端。
赵剑翎脸庞清秀,披肩的长发乌黑亮丽。尖挺的双乳、纤瘦的腰身、线条优美的手臂、修长的双腿、白皙的脚背、精巧的脚趾尖……无不吸引着在场的男人们。站在最前面的两个歹徒竟然忘记了她没有被捆绑着,竟然踏步向前,伸手向她胸前抓去。
就连女警官也没有想到有人竟然就这样动手了,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匆忙之中连忙后退,并击出两拳,但乳峰还是被其中一人狠狠地捏了一把。
两个男人踉跄地摔倒在地,其中一人疑惑地道:“赵警官的胸部真是柔软,好像没有戴胸罩啊。”
顾老三不禁笑道:“哈哈哈!没想到你玩了这么多年女人,今天还是看走眼了。赵警官岂是寻常的女子,一般不戴那种用来修饰乳房曲线的胸罩,不过她的内衣么,到时候你们把她的衬衫剥下来就知道了。不过大家都看到赵警官的厉害了,能不能把她制服,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赵警官,我很高兴地宣佈,从现在开始,你重新获得了自由。”
话音一落,部份歹徒就争先恐后地向赵剑翎扑去,人数大约有三十人左右。顿时,年轻的女警官被重重包围,但她没有丝毫的惧色,冷静地招架和躲闪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并不时地还击着,能够近身的歹徒们先后被打倒,但缺漏的位置很快被后面的人填补上。
所谓获得自由,无非是想让赵剑翎奋力搏斗,再看一场生擒精锐的女警官的场面而已。从杨清越和方凌霄先前的遭遇中,赵剑翎已经知道歹徒们对用武力征服武艺高强的女刑警很感兴趣,而且反抗越厉害,歹徒们就一定会越兴奋。更何况这些人过去都在她手上吃过大亏,正急於报复。
自从被顾老三活擒之后,好几次男人们给她反抗的机会,然后再用暴力将她制服的情形。但那时她都是赤裸着身体,在搏斗中需要防范男人们对那些关键部位的侵犯,光脚也缺乏杀伤力,格斗能力大打折扣。一般状况下,十个左右的男人就可以制服她,如果格斗是在被反绑着双手的状况下进行,四五个男人就可以制服她。
虽然赵剑翎知道,以她的武艺,肯定不可能在这么多男人的包围下逃脱,即使可以抵挡住一阵,但时间一长,肯定会出现疏忽或是体力不支。但即使如此,赵剑翎也不能束手就缚。毕竟被擒住了那么长时间,精锐的女警官还是第一次穿上了衣服,在搏斗中不需要有太多的顾忌。
年轻的女国际刑警被歹徒们围着,顾老三几乎看不清搏斗的具体状况,但他还是听到了传出的吆喝声中夹杂着少女的闷哼。在支持了一阵之后,赵剑翎的招式渐渐开始散乱了起来,不断地被男人击中,脚步踉跄。
没有几分钟,女警官终於挨了几下重击,被打倒在地。看到武艺高强的对手终於不敌,男人们兴奋地扑了上去。赵剑翎赤裸的双臂被男人们拉着高举过头,紫色的衬衫下摆缩了上去,露出了雪白光滑的腰身。位於她正面的歹徒竟失控般地一把抓住她那裸露的部位,埋下头吻着白皙的身体。
受辱的女警官奋力挣扎着,膝盖重重地顶在了歹徒的腹部。随着一声淒厉的惨叫,没有估计到赵剑翎反抗能力的歹徒向后摔倒,痛得在地上打滚。
看到了精锐的女警官不依不饶地反抗着,歹徒们的拳脚如雨点般地落在了她的身上。赵剑翎的手臂被人强行扭住,身体的各个部位都遭到了歹徒的毒打,闷哼变成了痛苦的呻吟,清秀的脸庞扭曲了起来。
当了这么多年女刑警,赵剑翎还是第一次在搏斗中被敌人如此残忍地毒打。拳脚不停地击打在了她的腹部、乳峰、下体,以及其它部位。依靠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她挣脱了扭住她手臂的歹徒,摔倒在地上。但男人们并不放过她,不停地踢打着满地翻滚的女警官。到处都沾满了她吐出的鲜血。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剑翎依然反抗着,歹徒们稍有不慎,就会被击倒。惊异於她的格斗能力和坚强意志,男人们将她赤裸的手臂被再次扭到背后,用绳索捆绑了起来。他们用另外的绳索穿过了她的腋下,将她吊在了空中。
赵剑翎那双不停将男人踢倒的脚也终於被人抓住,凉鞋被除去之后,秀美得令人窒息的双脚已经不足以造成严重的伤害。纤细的脚踝也被绳索绑住,修长的双腿被凌空拉开。精锐的女警官呈“人”字型地被凌空吊绑着,不屈的挣扎只能带动那三条将她吊住的绳索。
她的衣裤在搏斗的过程中已被撕破了好几处,露出了身体和大腿上雪白的肌肤。面对这独特的性感场面,一个刚捆绑女警官脚踝的歹徒,无法克制地抓住了赵剑翎一只白玉般的赤脚,用力地揉捏着。
尽管自己的身体早就被歹徒们玷污了无数次,尽管在炎热的夏天她也经常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脚穿凉鞋,但被歹徒摸着脚,赵剑翎还是觉得羞耻无比,她的腿微微挣动着,却无法摆脱。短暂的自由只维持了不到十分钟,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又被人多势众的歹徒们活生生地擒住。
“看来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也不是什么三头六臂,大家一起上就把她抓住了。”
捆绑赵剑翎的几个歹徒们围在了女警官的身边,挡住了大部份人的视线。这些歹徒们来自不同的黑帮,自然也不是太团结,看到自己的视线被挡住,多少也有些不高兴,立即开始议论了起来。
“前面的兄台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能不能换我们兄弟上前,也能让我们好好地欣赏欣赏国际刑警处的玉女刑警。”
“还是闪一闪,空出一块地方来吧!”
“让一让,让一让,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看到局势微微有些混乱,吴旬盛道:“各位静一静。各位既然已经把赵警官擒住了,接下来就可以慢慢地动手了。我建议由唐老板、陈少爷、马老先生三人主持用刑,其他人暂且退后,等待指示。”
吴旬盛的话语不仅声音洪亮,其中更是带着一股威势。唐老板、陈少爷、马老先生也是在东南亚黑道上颇具声望之人,被提名之后,也没有人会来反对。於是,本来围住赵剑翎的众人纷纷退开,另外有三个人走了上前。
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说道:“陈少爷,不如还是由你先出手吧,不知意下如何?”
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道:“马老先生客气了。既然如此,就由区区在下先出手。久闻赵警官容貌清秀,身材动人,今日终得一见,果然是气质清纯,冰清玉洁。一年前我有四个得力手下在C国办事,不知道哪里露出了破绽,被赵警官摆平了。这笔债,今天是一定要偿还的。”
赵剑翎知道,这个陈少爷是东南亚的另一个黑帮的重要头目,他不仅心狠手辣,而且贪花好色,据说对付女人也很有一套。即便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此刻也不禁心生惧意,不知道男人会怎样对付她。
“啊!”由於羞耻,被捆绑的女警官不禁呻吟起来。衬衫上的衣扣被一颗颗地解了开来,衣衽分向两边,衣领被拉过肩头,上衣瞬间被扒到了手臂上。上身被剥光的赵剑翎,赤裸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陈少爷道:“果然是身材标緻,冰清玉洁。原来赵警官穿的是这种胸衣,真是性感。”
被活擒的女警官在大庭广众之下半裸着,展示出线条优美的玉体。她的肌肤如丝缎般光滑,腰身纤细,肩头圆润,标緻的身体几乎找不出任何缺陷。薄薄的半截背心胸衣比较松垮,原本就只能勉强遮掩住胸部,在先前的搏斗中早就发生了移位,左肩带已经滑到了肩头上,左乳峰竟有接近一半裸露在外。
由於在搏斗中消耗了相当的体力,此刻赵剑翎不停地喘息着,胸部也随之起伏,站在较前面的人看得较为清楚,更是血脉贲张。吸气时,一双尖挺的乳峰紧紧地顶住了胸衣,不仅展示出优美的弧线,两颗乳头的形状在单薄的布料更是下清晰可见;呼气时,松垮的胸衣脱离了肌肤,左乳峰处略显出浅红的乳晕。
单以容貌而论,赵剑翎虽甚为清秀,但毕竟还比不上那些美艳绝伦的美女。如以身材而论,却很少有人能比得上她。关键在於她那冰清玉洁的气质和独特的身份,使得男人在剥光她之前就被激起了凌辱的欲望。此刻,她的上身被剥光,裸露出那美妙的身材之后,配合那清秀的脸庞,无不加强了先前的那种感觉,使她变得更为动人。
一个气质清纯的女警官当众赤裸着上身,酥胸半裸,被捆绑得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任由男人凌辱。歹徒们几时见过如此精彩场面,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贪婪地看着赵剑翎的每一寸裸露的肌肤。
当众受辱的女警官的双目中射出了愤怒的火焰。只听见“呸!”的一声,一口唾沫从她的口中吐出,陈少爷躲闪不及,竟被唾液吐在了鼻尖上,不禁大为难堪。
此时,一个中年人道:“赵警官果然是身材出众,不过毕竟是贞洁玉女,没那么容易听话的。陈少爷不如稍作休息,先让在下用一些轻刑。”
陈少爷抹去了鼻尖上的唾液,道:“既然唐老板肯赏脸,那真是太好了。赵警官性格刚毅,不用点刑恐怕不会那么好对付的。唐老板请。”
唐老板是东南亚的一个黑帮的首领,以手段毒辣着称,凡是和他作对的人,要是落在了他的手中,无不死得很惨。国际刑警处有两个女刑警,也就是赵剑翎的得力住手,曾经就落在了他的手上,最终被他用残忍的手法,凌虐至死。赵剑翎本人曾经多次试图追捕唐老板,虽然使他损失了不少得力的部下,但始终未能逮捕唐老板。而现在,她却被绑在了唐老板的面前。
唐老板的目光紧紧地注视着女警官那微微裸露的左乳晕,随即,右手手指伸出,勾住了她那半截背心胸衣的左肩带。赵剑翎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她知道,只要唐老板的手指向下一滑动,她的胸尖就将暴露在那么多歹徒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