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无限之淫神的诅咒】(97-98)【作者:abc123421】
【无限之淫神的诅咒】(97-98)【作者:abc123421】
字数:6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七章 白浊的宴会

  弯月隐蔽在厚厚的云层之中,大地之上,成千上万的篝火在燃烧,照亮了这片灰暗的黄色平原。

  最内层,火光闪烁着,沃尔特与佣兵团的三名高层表情轻松地聚在一起,手持酒杯,正不急不缓地品尝着。

  「团长,这酒简直跟水一样,毫无滋味啊。」将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后,希克斯匝着嘴抱怨道。

  「哈……这是战场,可不能醉了,此次战斗结束之后,我定会与你们畅饮一夜,大家不醉不归。」沃尔特失笑道:「这次,诸位就暂且忍忍吧。」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带着清脆的铃音,缓缓从背后的阴影处走到了他们的身旁。

  人影在火光的映照下逐渐显露出来,身姿妖娆,容颜俏丽,两颊泛红,双目含春,正是之前被仆从带走的千夏。

  千夏蹙着眉,身体上的道具让她十分难受,体内更是早已星火燎原。相比于之前,她此时又是另一番装扮。

  颈上箍着一轮黑色的金属项圈,胸前的乳房圆鼓鼓的,似乎比之前要大了一圈,两只乳头被一对透明的榨乳器吸住,乳头被真空般的强大吸力狠狠拉长,白色的乳汁顺着榨乳器末端的软管流向了千夏身后背着的一个罐型容器当中,而在容器的下端有一个封口,下面则是一个『U』字型的透明塑料管,一端连接着容器,另一端深深地没入了千夏的菊穴之中,只露出了弧形的区域。

  几小时前,她的乳房被仆从强行注入了奇怪的蓝色液体,短短几十分钟,她的乳房变奇迹般地膨胀了一圈,随之而来的,是在乳房内快速积累的乳汁。
  这些只是让千夏稍稍难受而已,真正让她难以忍耐的却是此时被抽插得汁液四溢的小穴。

  不是从外面插入,而是从内部涌出。

  那只寄生在她子宫内的魔触在子宫内搅动着,一根遍布着肉粒的紫色触手从内部挤开了她的宫颈,然后快速通过她的花径,随后在小穴口露出狰狞的一角后便快速收回,如此往复,如同一根粗壮的肉棒正将她的子宫颈作为小穴口疯狂地抽插着。

  而她的双脚被迫穿着带有铃铛的黑色奴隶靴子,身体的平衡只能依赖于前脚掌,因为她的脚跟一旦与这双附过魔的靴子底部接触,容器的末端的封口便会开启,让贮存的全部乳汁流入她的菊穴内才会再次关闭,同时,刺穿她阴蒂的那枚金属环也会『嗡嗡』的剧烈震动起来。

  千夏的双手并未被限制,因为她要端着木质的酒托,酒托上放有一壶银色的酒瓶与两碟小吃。

  千夏并未在沃尔特身旁停留,而是颤抖着走到了希克斯面前,她背后容器内的乳汁又一次贮存了约三分之一。

  从开始泌乳到现在为止,千夏发现她的乳汁似乎无止尽的分泌着,每次的量虽然不多,但积累至今,也相当不少了。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几次失去平衡而导致被惩罚了,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开始微微发涨了。

  看着眼前老神在在的希克斯,千夏并未有太多的表情,屈身,缓缓跪下,双手端着酒托置于胸前,低头轻声道:「希克斯主人,母狗千夏为您斟酒。」
  希克斯并未递出酒杯,反而伸手捏住了千夏的下巴,缓缓将其抬起,随即将嘴唇凑到了她的耳边,悄声说道:「想重获自由吗?晚上来找我吧。」

  话毕,希克斯脑袋微微后仰,望向千夏的双眸,在那暗沉的眼眸深处,古井无波。

  「啧……啧……啧……」希克斯眨了眨眼,手掌轻轻的摩挲着千夏粉色的脸颊,随后缓缓下滑,顺着脖颈,滑到她精致的锁骨,停留一瞬后又再次下移。
  希克斯可以清晰地看到千夏跪立的身体开始轻微的震颤,但却不是因为她身体上的那些有趣的道具。

  这个女人大概从来没有体会过爱吧,相对于她那蜜桃般成熟的身体,此时她的反应却稍显青涩。

  希克斯的指尖停留在千夏那软嫩的乳房之上,轻轻戳动着。

  「啊,我现在不想喝酒,团长的酒一点都不够劲。」希克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若有所指道。

  「嘿,你这家伙。」沃尔特适时出声低呵道。

  「亏得我早有准备,既然各位不想喝酒的话,那我们就换一种口味吧,鲜奶怎么样?」说完,沃尔特的嘴角便露出了一抹邪恶的弧度。

  身为黑兽兵团的高层,众人本就是老司机,沃尔特暗示性的话语自然引得他们一直赞同,而千夏则跪在希克斯身旁,低垂着眼睑,默然无语。

  「那么诸位是想喝醇正的鲜奶呢,还是调制过的呢?」沃尔特站起身,笑着说道。

  「团长,这其中还有什么讲究么?」基恩怪笑着举手提问道。

  「哈,这个嘛,一个在于新鲜,一个在于味道,就看各位的口味了。」沃尔特瞟了千夏一眼,随意道。

  千夏感觉得到周围那汹涌的恶意与欲望,他们讨论的自然是她的身体,她并不是那种满脑子都沉沦于欲望的母狗,也许当初在那个布满白色体液的夜晚,她是的。

  从那一刻起,她便不再矜持于自己的道德与羞耻,追逐着那种让她麻痹般的强烈快感。

  但时间总是治愈一切的良药,她的自我意识也不知不觉间恢复了过来。如同旁观者一般,她看着自己主动地张开双腿,环住男人的腰部,被肉棒鞭挞,口中发出淫荡的声音;看着自己蹲踞在大厅,在男人面前分开双腿,用自己的手指自慰到脱力,接着便被男人后入;看着自己一丝不挂地走在大街上,被一只只陌生的手掌抚摸,直到获得颤栗般的高潮。

  这就是现在的她吗?一只淫荡的不知羞耻的精液母狗。

  真是丢脸啊……

  她『醒』了过来,睁开眼,身体流窜着快感的电流,嘴唇正被一根肉棒死死塞住,随后便是一股冲击性的温热液体射入了她的喉间,粘稠而咸腥。身旁围着的是一队陌生的佣兵,8人,赤裸着下身,正对着她的脸蛋快速撸动着肉棒,顷刻后,8道白色的激流如同事先商量好了似的,在空中滑过一道道弧线,砸在了她的额头、眉间、脸颊、嘴唇上。

  她并未躲避,反而双手摊开放在下巴处,盛接着那从脸上缓缓留下的精液,紧接着如同敷脸一般,将脸上残留的精液与手中精液混合,均匀地敷在了自己的脸上,好似一张白色的面膜。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边的白丝,嘴角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望着周围的男人,缓缓躺倒在地面上,双手抓着自己的腿弯,缓缓分开,侧过头,那被白浊沾染的俏丽脸庞上,笑靥如花。

  「那么,小母狗,轮到你的表演了哦,给各位倒上可口的牛奶吧……」耳边传来沃尔特主人的话语,千夏抬起头来,一张张充满欲望的脸庞便映入眼帘。
  野心、权利、力量、性……

  原来,大家都是欲望的奴隶啊……

  「是,主人。」

  ……

  PS:可怜的千夏酱觉得身体里面好像觉醒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似的,emmm……不背锅……

  千夏:那个谁,谁,你过来,过来,我站在这里任你玩弄哦,小穴、菊花、乳房、嘴唇,都可以的哦。

  :诶诶诶?是吗?真的吗?没问题吗?

  千夏:对啊,好久没有体会被玩弄的感觉了,想试试诶,过来呀……

  :那我过来喽……真的过来喽……

  千夏:少废话,快过来!

  (磨磨蹭蹭……磨磨蹭蹭……)

  :诶!你干什么!说好的让我玩弄的……

  千夏:嘿,早就想试试玩弄别人的感觉了,别跑!

  :呜哇……千夏酱变态了!

  (纯粹胡扯,以上……)


            第九十八章 燃烧的夜

  没有太多的犹豫,千夏应答过后,便抬起双手,分别捏住两只乳头处的榨乳器,向外轻轻拉扯。但似乎榨乳器吸附得格外紧致,当她将乳房都拉成近乎锥形了,乳头也红彤彤的,榨乳器仍不见松动的痕迹。

  「唔……」

  轻蹙着眉头,千夏有些为难,她并不知道这东西该怎么取下来,难道不是直接可以扯下来的么……

  可是……

  千夏再次用力拉扯,却只能将乳头拉扯得更长,甚至乳汁都因此而分泌得更加快速、汹涌了。

  周围的几人面带着邪恶的笑容,如同欣赏着懵懂的少女不停亵玩着自己青涩的身体,有一种别样的韵味与美感。

  无人施以援手,千夏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旋转、拉扯……

  「嗯……哈……」

  终于,在她螺旋式的拉扯中,biu的一声,榨乳器从乳头上脱落了下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小股激射的白色乳汁,只见沃尔特眼疾手快,迅速将手中的酒杯递出,那小股乳汁便径直射入了杯中,在杯壁留下一缕奶渍。

  既然脱落了一只,千夏对付另一只也变得更加得心应手了,很快,伴随着另一股乳汁的激射,千夏将两只榨乳器丢在一旁,双手放在背后,轻声道:「母狗不能触碰自己的身体,所以,请诸位主人自行取用母狗的乳汁……」

  挺着胸部,乳头上甚至还挂着尚未滴落的乳汁,乳晕胖是一圈明显的白色奶渍,小穴处甚至能不时看见露出的触手顶端,如此模样,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啧啧,原来你的小穴一直被玩弄着啊,还能保持着这幅镇定的模样,耐力不错哦……」基恩摸着下巴,邪笑着点评道。

  「少废话,我要先试试新鲜的牛奶了。」希克斯拿起了酒杯,蹲在千夏的身前,突然又转头问道:「团长,你的催乳剂里没加什么添加剂吧?」也没等沃尔特的回话,希克斯便伸手轻捏着千夏的乳头,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这家伙……」沃尔特失笑道,不去理会希克斯的玩笑。

  「唔……嗯……」敏感的乳头被手指轻柔的玩弄着,奇异的麻痒感自乳头扩散,如同涟漪般迅速到达四肢,甚至开始侵入她的脑海。

  「嗯哈……嗯……」

  「好奇怪……身体……好热……」

  乳头每一次被拨动,就如同她全身的性感神经被同时拨动了一般,产生出海量的快感,汹涌地侵蚀着她的精神。

  「咿咿咿……好舒服……不能思考了……」

  「不行……高潮……咿呀呀……」

  希克斯再次轻轻搓动了几下千夏的乳头,此时的千夏俨然一副被玩坏了的表情,双目失神,乳汁四溢,被触手占据的小穴内,淫液自夹缝处飞射而出,洒落一地。

  「喔,希克斯你何时学会的这一手绝活,战争结束后一定要教给我。」基恩瞪大双眼,希克斯这幅明显没运用的魔力的手法,仅凭手指就让女性到达高潮,甚至处于失神状态,简直前所未闻。

  「哈哈,这是我前几天从某个古老典籍中学会的,名为『加藤鹰之手』的绝技哟……」希克斯停下手指的动作,头也不回道。

  「真是坚固的壁垒啊,可惜时间不够了,要是醒来得更早一些的话……下次吧……」希克斯望着千夏颤动着的乳房,左手将酒杯放在乳头下,右手开始缓缓揉动着那圆润膨胀的乳球,乳汁便在这一下下的揉动着汹涌而出,很快就盛满了小半杯。

  轻轻摇晃着酒杯,希克斯站起身来,如同品尝着美酒般,轻嘬了一口,感叹道:「味道不错,可称为上品了。」

  「感叹完了?该让开了吧。」

  希克斯笑着摇头走到一旁,看着基恩蹲下,依样画葫芦一般先是玩弄着千夏的乳头,但他无论怎样玩弄那对已然通红的乳头,都不能让千夏迅速达到高潮,只能听到一声声可爱的娇吟。

  「呜!」

  「该死的,希克斯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基恩报复般地在千夏的乳头上狠狠捏了一下,引得千夏一声痛呼。

  「都说了是绝技了……别妄想了,以后会教你的……」希克斯摆摆手,端着酒杯坐到了一旁。

  沃尔特走到希克斯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个我也挺有兴趣的……到时候也教教我吧……」

  「诶,团长也有兴趣么,没问题没问题,一定教。」希克斯眯了眯眼,笑着保证道。

  夜色愈加深邃了。

  ……

  「唔……真是难看啊……」千夏躺在帐篷外的一处杂草铺陈的小块干净地面上,正伸出手掌望着天际悬挂的弯月,这只不久前还沾染着精液的手掌在月色下显得格外白腻,与此同时,一根铁质的锁链也在她的视野中,将她颈间的项圈与不远处的一根木桩连接在了一起。

  千夏小穴内的触手已经缩小沉寂了下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股尚且温热的精液,在她的子宫内荡漾着。

  「一个个射得那么多,看来一时半会是流不出来了。」千夏收回手掌,放在自己的腹部轻轻抚摸着,她的身体上其他部位此时也布满了风干后的精液,如同一朵朵小百花,这些都是两小时前沃尔特他们在她身上盛开的欲望之花。

  近处,一队巡逻的骑士走过,却丝毫没有瞟她一眼,渐渐远去。

  「呵,真的把我当成母畜了啊……」千夏自嘲般的笑了笑,随即又想起了之前希克斯在她耳边的低语。

  「到底什么意思呢?」千夏望向天空沉思着,那里是唯一能舒缓她此时烦躁情绪的地方了。渐渐的,远处的巡逻队的脚步声传来,千夏侧过头,只能看到一双双靴子在她的身旁划过,靴子远离后,只留下一地尘埃。

  「那是……」

  尘埃散去,不远处一角银闪闪的金属成功吸引了千夏的注意。

  趁着巡逻的间隙,千夏撑着酥软的身体,爬向那银光闪烁处。

  「钥匙……」擦去金属表面的灰尘,千夏便发现这东西与钥匙的模样十分接近了,没能细想,千夏立刻攥住那奇异的金属,爬回了原处。

  月光下,这截奇异的金属的的确确就是一把钥匙。

  那么,是哪里的钥匙呢?

  千夏念头稍稍一转,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你就那么相信我会去找你么?」手掌里攥着钥匙,千夏再一次的望向了夜空,久久的陷入了沉默。

  但上天似乎并没有给予千夏选择的机会,远方,突兀的传来了一声尖厉的哨音。

  「敌袭——!」

  千夏的手掌一紧,神色微变,坐起身侧过头望向远方的平原,那里黑漆漆的一片,看不见任何人影,而她的周围,却有士兵举起了成百上千的火把。

  夜,燃烧起来了。

  PS:话说这段剧情拖了好久……终于……终于要把这段剧情结束了!我要换世界!这里玩厌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